背景:              字号:   默认

85抓贼(1/2)

不管李宏俊再怎么嚎叫,袭击他的人压根不理会他。

侯安和侯北四处搜寻了周围,除了李宏俊和被他们掀翻在地不堪一击的护卫,都没有慕三小姐。

胡二腹部着地,背上被人一脚踩了上来,差点没把他五脏六腑挤出来。

胡二嗷嗷喊疼,求好汉饶命。可那只脚的主人毫不理会,更加用劲三分,嘴里发狠问道:

“三小姐被你藏哪儿了?”侯北表现得万分着急。

其实萧逸心里也有点火烧火燎,贼人明明都在这儿了,慕悦音却消失不见。这中间究竟出了什么岔子?!

“把人都看起来,仔细审问。”萧逸沉声道,语气中当然透露出不悦和凶狠,本以为这次行动不需要他亲自出马,交给侯安和侯北完全可以应付。

不知怎的,萧逸还是挂着慕悦音的安危,亲自带了侯北他们过来。

结果果然令人不悦。人究竟去了哪里?

话音刚落,侯家俩兄弟先把胡二他们看管了起来,自然李宏俊单独安排,听得不耐烦他嘴里一直嚷嚷要他们好看的废话,犹如对待慕悦音那般,也塞了棉布到李宏俊嘴里。

李宏俊挣扎万分,指了指他腿上的血口子,害怕得双目爆出,随时都会晕厥。

“管你是什么人,惹到我家主子,你想死还死不了呢!”侯安翻了个白眼,又踹了李宏俊一脚,把他扔在了柴房里。

萧逸站在院中,发现一名老妇躲在厨房未曾出来,一定是看见凶行吓得躲了起来。

侯北眼明手快,把胡大娘拉了出来,质问道:

“还不老实回答,三小姐去哪儿?不从实招来,小心你儿子的狗命!”

胡大娘立即哆嗦着跪了下来,虽不知对方是何身份为何也是找三小姐,忙慌张道:

“不管老奴的事啊,大人饶命,此事跟我家蠢子无关,都是老奴自作主张,要杀要剐就冲老奴来吧。”

胡大娘吓得语无伦次,侯北才不管究竟跟不跟她有关,对待恶人就得用恶人的手段。

几乎一脚也要招呼到胡大娘身上时,直听得她大喊一声:

“三小姐被我放走了,饶命啊饶命……”

侯安观察主子的神情,发现萧逸脸色似乎没那么阴暗,表情也略微放松。

这就解释的通了,胡大娘并没有泯灭良心,在李宏俊吩咐胡二将人绑上车时,胡大娘趁天色将晚无人注意,松了松绑慕悦音双手的绳子,又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一会儿你别上车,赶紧跑。”

胡大娘先把慕悦音绑上车,再拽着胡二在一旁说话。就趁这会儿功夫,慕悦音瞧见车门处无人看守,轻跳下车,隐在一处。然后等车子渐行渐远了,就朝着另一个方向逃走了。

胡二自然也没发现,他看老娘帮他把车门落了锁,就赶着去李宏俊面前领赏钱了。领完还嘟囔着这趟活干得不值当,又被李宏俊一个威胁的眼神,吓得闪回院子中了。

“主子,三小姐应该是朝那个方向逃了。马上天黑了,若是不快点找到,走失了的话恐怕到了晚上会有危险。”

他们一行人是趁着时机截了李宏俊的车马,反而人没找到。

根据刚才胡大娘所说,慕悦音必定是朝着相反的方向跑了,那边是一大片深林,这座废弃的山庄也得力于靠山的地势特别隐蔽。

萧逸望着那片迷茫的深林,久而未语。这女人,还真是能给人带来麻烦。

“那人伤口收拾一下,等我回来,给我个答案。”

萧逸的意思是不希望李宏俊流血而亡,出面的都不一定是主使的人,他们本来要将慕悦音押向何方还不知情,所以必须再从李宏俊嘴里套出来。

得了萧逸的命,侯家俩兄弟摩拳擦掌起来,拷问可算是他们的强项了。

“可是,主子您去哪儿啊……”侯安朝着萧逸远去的背影喊道,主子一人前去深林,万一有个意外可怎是好。

刚迈出腿的侯安就被侯北拦住了,“你别插手。”

侯安白了侯北一眼,刚见你还心急火燎,这会儿倒放心咱家主子只身前往了。

侯北反过来给了侯北一个“要对主子有信心”的眼神,侯安气得差点吐血。

***********

氤氲雾气弥漫,环顾四周分不清东南西北,脚下草丛遍地,面前深林云云。

一抹淡红色身影踉跄着前行,总会被不知哪里冒出来的藤蔓拌着脚,慕悦音有点后悔没有多一分判断,凭着直觉闯入了这片密林。

夜晚更深露重,慕悦音觉得自己要么不被野兽吃了,过一会儿也得饿死在树林里了。

树林里怪声稀疏传来,慕悦音忐忑不安裹紧了身上薄薄的春衫,这件淡红色衣裙还是为了迎合慕亦彤的喜宴专门定制的,经过这两天的一番折腾,早就遍布灰尘沾满污渍,嘶啦一声,脚踝处的裙边撕裂了一道口子。

慕悦音干脆俯下身,把钩破的裙边挽到腿肚子出打了个死结,这样释放了双脚方便行走。

若是一般大家闺秀小姐早已抱怨不停,孤身在如此恐怖的氛围早就被吓哭了,慕悦音反倒充满了感激,看来胡大娘还是念在那个药方子才施以援手,动了恻隐之心,面临紧要关头放了她走。

假如还有机会,定回头感谢这个胡大娘,救了她一命。慕悦音全然忘记是胡家母子将她绑架一事了。

作为一个路痴,慕悦音颇有自觉地按照别人的方法,捡了块小石头给沿路的树木刻上记号,但是走到后来她就放弃了,天色越来越黑,根本就瞧不见原来的标记。

慕悦音饿得前胸贴后背,还隐隐发冷,寒气慢慢从脚底直钻到心里,她终于体会了倒春寒是什么感觉了。

毫无目的地走了一阵,慕悦音未免心灰意冷,也不在乎衣裙是否弄脏,直接瘫坐在一块稍微平整的石头上,锤了锤早就酸软的双腿。

这下不担心后有追兵了,要是追兵能找到她,说不定也是尸首一副了。

慕悦音不禁蜷缩一团,这要是能走出去说不定还能问路找到慕府,走不出去的话……慕悦音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直到听见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慕悦音浑身一颤,立刻警觉了起来。会不会是什么猛兽?

窸窣声不断,而且越来越近的声音,简直让慕悦音不寒而栗,她猛然一下站起身,想躲到身后的大树后面。

像是动物的脚步声,又像是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更像是聚集而来的恐惧感。慕悦音在黑暗中根本无法判断声音是从何而来,但能感受到越来越向她压迫而来。

就这么着急的往后撤退,结果一个趔趄绊倒了什么,身子一下子失去重心,往后倒去。

慕悦音吓得“啊”一下喊了出来,本以为就这样摔倒在地,毫无防备的往后仰着下去。

岂料到一股力量撑着了慕悦音的身体,头顶飘着一个包含讽刺的声音:

“这么大声是要把野兽招来吗?”

野兽?我看这深林里最野兽的也就是你了吧……

不过这句腹诽也是慕悦音在仰起头看见来人后才在肚子里嘟囔的,可不敢当着这位爷的面说出来,慕悦音现在还不想找死。

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人家怀里,就这么让他抱着,好像有些……

慕悦音把*这个词从脑中赶紧甩出去,把手从背后的衣袍上拿开,双手乱抓一通,好不容易拽住了一根藤蔓,这才借力用劲站直了。

怀中的人儿突然离开,萧逸顿时觉得胸前凉凉的,似乎有些空虚……

冷哼一声,萧逸才缓解了这个*又尴尬的氛围。

“王爷,您怎么在这儿……”

慕悦音的口气听起来不是那么美好,她还在怪萧逸就这么悄无声音的突然出现,把人吓了一跳,还以为落入虎口,命丧黄泉了呢。

“只是听说有只小猫走丢了,所以我来找找。”

萧逸改了之前满口的“本王”,像是在拉近两人的距离,却还是差了那么一丢丢。

“您这么晚来这里找猫?”慕悦音甚是怀疑,还没反应过来他说的小猫就是她……

“嗯”了一声,萧逸也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真是冷啊,这个鬼地方。本来要在这个密林里找一个大活人也不是那么容易,但沿路发现了不少诡异的记号,而且一个小姑娘也走不了多远。萧逸也找了没太久,就找到了坐在石头上发呆的慕悦音。

一开始以为慕悦音睡着了,又看见她蜷着身子,想着应该冻得不行,就算是萧逸这么个大男人,也觉得有一丝寒冷。

所以萧逸才慢慢走近想喊慕悦音起来,结果被慕悦音这么一惊一乍,本来萧逸心里的惊喜一晃而过消失不见了。

“咕噜噜……”

好一阵尴尬,慕悦音的肚子饿得不行,竟然发出了声音。

真是庆幸,天色这么黑,也不用看萧逸那充满嘲讽的脸色了。慕悦音这么想着也顾不得羞耻,抬起双脚,准备大大方方的离开。

“哎呦!”又发出一声尖叫,萧逸真是服了,怎么这个女人这么多毛病。

“又怎么了?还不走?想在这里等着喂狼?”萧逸语气里不自觉透出不耐烦。

“我也不想好不好!脚扭了……”慕悦音委屈的解释,一定是刚才往后仰的时候没注意崴了一下。

一丝月光从层叠的树叶中透了下来,正好照在萧逸那张俊美的脸上,只见他深锁眉头,满脸的不悦。

其实慕悦音是有点怵他的,毕竟七王爷暴戾的名声在外,她不能走,必定拖了他的后腿。

慕悦音也不是傻子,早就知晓萧逸是来找寻自己的。就连心中那泛起的复杂情绪,也没空去理会。

“坐下我看看。”萧逸冷冷的吩咐,命令的口吻不容人拒绝。

纵使慕悦音饿得想赶紧离开这个鬼树林,但还是乖乖的坐回到那块石头上。

借着那一丝月光,慕悦音刚想低头检查下脚踝,察觉头顶的阴影慢慢往下,直接挡在了她的面前。

萧逸弯下了腰,蹲在慕悦音的面前,把她崴着的脚往自己的方向拖了拖,然后,搁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不用看了,我没事!”慕悦音不禁面上绯红,就算平常再怎么对萧逸没有好气,这时看见女子的秀脚就这么被他捧在手心仔细查看,铁做的心也会害羞吧。

慕悦音赶紧把脸扭开了,不想让萧逸发现她的异样,心脏急剧加速跳跃的声音让她一个人听见就够了。

“没有伤到骨头。”萧逸短短一句话,让慕悦音又放下心来。

幸好没有大碍,可是你能不能把我脚放下?

想缩回脚,却被萧逸使劲拽住了。“我帮你活动下,活血化瘀。”

嘴上说出这么冷淡的话,手上却用上了劲扭了几下慕悦音的脚。

“你个王八蛋……”疼痛的感觉顿时从脚上传来,慕悦音简直想骂出声了!

听着慕悦音发出“滋滋”般疼痛难耐的声音,萧逸嘴角不经意扬了起来。

慕悦音只觉得他脸上那丝笑容异常诡异,心里万分恐惧,他不会趁机对她做什么,杀她灭口什么的?

之前不是一直在慕府不容易动手嘛,现在这里就他俩,要是慕悦音出什么意外,谁都不会怀疑到萧逸头上!

“想动你,还需要我亲自动手?”

似乎猜到慕悦音心里在想什么,萧逸持续开启嘲讽模式,戏谑的话三番四次脱口而出。

“王爷在说什么,小的不甚明白。”

慕悦音赶紧缩回一直被萧逸抓在手里的右脚,稍微活动了下,发现真的没有刚才那么疼了,似乎还挺舒服的。

萧逸听了倒没生气,嘴角一咧,这女人又在装聋作哑了,看来只会这套。

挪了一下有点发麻的双腿,萧逸站直了身子,想着是应该赶紧走出去了,再这样下去,他俩都得冻死在这里。

不过这时慕悦音的肚子又叫了起来,连吃了几天的馒头咸菜了,能不饿么,今天晚上的馒头咸菜还没吃呢,就差点被人拉去卖了。

萧逸叹了口气,看来暂时是走不了了。

“你等我一会儿。”

话说完萧逸就转身走了,慕悦音看着他黑暗的背影愣住了,他这是要去哪儿?

慕悦音只能傻傻的坐在石头上等着,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人回来,直到她开始怀疑萧逸究竟会不会返回。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慕悦音惊喜地跳了起来。

迎着月光,慕悦音看清了萧逸的脸,还有他手上的东西。

“你回来啦?”

完全忘记了尊称,慕悦音就这么在七王爷面前没大没小,她也顾不得什么称谓了,双眼直放光,盯着萧逸手上的野兔。

萧逸抬了抬手,答应了一声,把手中的野兔往地上一丢,又忙碌起来四处寻找干燥的木头,想把火堆给架起来。

“怎么能抓到野兔的?哈哈,你真厉害……”

慕悦音兴奋不已不停唠叨,一直称赞他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萧逸弯着身子不自觉的展示出无声的笑容。

只不过回头看向慕悦音时,又恢复一张毫无表情的脸。

慕悦音毫不在意,一直盯着萧逸忙东忙西的身影。不一会儿火堆就搭好了,慕悦音挨着火堆直接坐在了地上,冰冻的身子渐渐暖和起来。

“可是兔子怎么处理啊?你会杀吗?”

慕悦音在这方面完全是生手,让她拿手术刀割病患的腹部是可以,可要让她拿刀划开小动物的皮,她一想到就无从下手。

“想吃,就别啰嗦。”萧逸一句话把慕悦音堵死了,这女人问题可真多。

似乎不想让慕悦音看到血腥的场面,萧逸故意走到远处背着她开始处理野兔。

等到浓重的肉味传来,慕悦音完全想不起来可爱的野兔是如何变成面前的美餐的了。

也不知萧逸从何处弄来的清水把野兔洗了干净去了内脏,再插在木棍上架在火堆上翻烤。

外焦里嫩,皮酥肉滑。看起来就让人食欲大增, 慕悦音顿时觉得更饿了。

更让人吃惊的是,萧逸竟然挖来了几根野草,用手碾碎了敷在肉上,代替香料的作用,这下子才是真的色香味俱全。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算不出流年(原名“颜色”)我的女友是土豪至尊女相重生之冠军教练腹黑王爷滚过来我们互为倒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