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84解救(1/2)

猖狂庶女,邪王私宠小医妃 !冷水泼到刘汉的脸上,让他立即清醒了过来。只是满脸茫然,不知身在何处。

刘汉睁眼看到面前端坐着一位气宇轩昂,面色冷冽的男子,还有站在一旁凶神恶煞般的侍卫,内心十分忐忑,不知何时招惹上这些人物。

“主子,就是他,鬼鬼祟祟的,跟门卫打听夏荷,想必知晓些什么。你还不从实招来?!”侯安有时候还是很机警的,当下决定把这老头抓了来审问。

刘汉还在犹犹豫豫不知能不能说,就被面前那位冷酷的男子震慑住了。

“你可以不说,但本王没有那么好的耐性,听闻可以拿人的手脚做药引子,是不是珍贵的药材啊,侯安你说呢?”萧逸表面云淡风轻般跟侯安说道,却让刘汉听着但胆战心惊。

如果不说,真不会砍了他的手脚去做药材吧……

刘汉很识时务,但又很害怕,哆哆嗦嗦地把之前从胡二那里听到事全叨唠了出来。

“老奴受夏荷姑娘所托,暗地里四处打听三小姐之事,也是无意中察觉可能跟胡二有关系。还望大人明察,切莫怪罪于老奴。”

虽然刘汉不知男子身份,但观其相貌与气质,对方又自称本王,且能在慕府中进出,必定是位高权重之人,只是不知道是哪位王爷,也不敢贸贸然相问。

“主子,要不要追查下去?”侯安半信半疑,但毕竟还是一条线索。

萧逸沉思片刻,凝重的神情带着煞气,这样胆大妄为的举动又做得如此隐蔽,看来不是一般人的主意。

刘汉跪着不敢乱动等着回复,面前又闪过一人背对着他。

侯北悄无声息回到墨渊居,拱手想说话,看见地上的人,不知是何来历。

收到萧逸点头示意,侯北才回禀:“昨晚有人看见一辆马车出了慕家西门,驾车的就一人,车身盖着厚帘子看不到里面的人。但行踪很是诡异,问了沿路帮派的家伙指认出就是慕家的马车,一路朝东走去。”

“东边有几个慕家的庄子。”刘汉一听眼睛一亮,忍不住插嘴。

刘汉说完就后悔了,被萧逸扫了一眼,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遂低下头不再说话。

侯安倒是机灵的,接着审问道:“你说这胡二是为了钱才绑人的吗?”

刘汉赶紧点点头,胡二那情况,不是为了钱财还能为了啥。上有老母,据说家里还有个病儿子。

“主子,咱不如放出风声,出更高的价,看看那贼孙子的反应?”侯安的意思是再用钱财引这个胡二上钩,等他主动露出马脚,好追查到三小姐被关在哪个庄子。

萧逸点点头,这个想法不是没有道理,但就怕时间拖着会对慕悦音不利。

“先这么办,你安排一下。”萧逸吩咐着侯安,也让侯北协助着。

“慕大人那边?”侯北提了个醒,犹豫要不要将这么重要的线索告诉慕康成,毕竟也是人家的亲闺女。

“不用。”萧逸果断的拒绝。

萧逸不怒而威的神色让刘汉颇为心颤,不过他现下也明白该如何做了。

“大人,不如让小的去胡二那边吹吹风,将消息透露给他。”刘汉勇敢地自荐,完全不怕侯北别在腰间的刀剑都快抵到自己脖子了。

“算你有心。”萧逸先是吃惊这么一个下人对慕悦音忠心耿耿,后来就释然,不分身份结交这样的人,是慕悦音做的出来的。

**************

两道金色阳光从门孔中透进来照到地上,慕悦音就盯着它们直到光线由亮变暗。她一整天除了吃了两餐馒头,也没人跟慕悦音说话,都快抑郁了简直。

慕悦音想拉着胡大娘扯会闲话,两次都被她拒绝了,“小姐不知庄稼人的苦处,地里面还有活儿呢,比不得府上嬷嬷伺候老爷夫人,都靠这双糙手。”

给了慕悦音一个“说了你也不懂”的表情,胡大娘将门砰地一声锁的死死的,隔断了慕悦音与外界。

就这么发着呆,慕悦音都快睡着了,猛然听见外面好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娘,娘,有大好事!”慕悦音从声音判断出,应该是昨晚那个把她带到这里的车夫。

胡大娘刚把柴火烧上,灶里的水还没开,听见儿子的声音赶忙跑了出来。

慕悦音贴在门边上,竖起了耳朵偷听,幸好他们娘俩虽然可以压低了声音,但还能隐约听见几句。

“有人出大价钱,要买里面那位。”胡二指了指柴房,说的是慕悦音。

“这不行,咱不是应了上面嘛,要是出了茬子咱们一家庄子都呆不了。”胡大娘摇头拒绝,不是不对银钱动心,实在是答应了别人在先。

胡二听闻这话有点气恼:“娘您怎么这么死板,还不都是为了钱,要是再多点钱咱们还能给小幺治病。再说上面也是要把她卖了,卖给谁不是卖啊……”

“可是过两天就有人来接了,咱们擅自做主要是被发现了可咋办?”胡大娘还是忐忑不安。

“您放心吧……”

胡二的声音越来越小,外面传来的脚步声像是他拉着胡大娘走到别处去了。

慕悦音心里打鼓似的乱跳,事情有变啊,怎么有人另外出高价要买自己。这感觉就像是截胡,让慕悦音不禁紧张起来,但又有一丝窃喜。

只要有人出来搅局,那就还能再拖几日,说不定是慕康成派人干的呢。

且不说后来慕悦音知道究竟是谁在搅局后,她肠子都要悔青了,为何这个恶魔总是缠着她不放!

可要不是这个搅局的人,慕悦音恐怕早就身陷囹圄。

刘汉在侯安的指示下又去找到了胡二,问了好久才找到大醉的胡二正躲屋里酣然大睡。

刘汉也不是没有准备,他特地送上了解酒汤。

胡二稍微清醒了一点,完全没想起来之前同刘汉提到过什么,反而有点感动,偶尔相识还这么照顾他,比他在酒肆遇到的那帮混混强多了。于是也把刘老汉当成了自己朋友,还以为得了一个忘年交呢。

“胡老弟,我看你年纪轻轻勤俭持家真是不容易。”刘汉故作四处张望他的住处,开始寒暄起来。

“大哥您这话说的太对了,上有老母,我家小儿还病着呢。这次赚了钱还得请大夫,没一会儿又得花出去了。”这会儿就称兄道弟起来了,胡二把解酒汤一口干掉,直接拿袖子抹了抹嘴。

刘汉看正是时机,顺便感叹了一下:“小兄弟你算运气好的,老汉我也想撞撞运气。”然后故作神秘附耳道:“你听说了么,慕家出这个数找个人,老汉我不知道有没这个好运赚上这笔。”

胡二看着刘汉在他眼前比划了一个数,大为吃惊!更加吃惊的是听说慕家出钱,这明明很矛盾啊……

“老大哥你别是被骗了吧,谁家人丢了还花这么多钱找呢。”胡二遮遮掩掩地怀疑道,这比他能拿到的钱还多十倍呢。

刘汉听胡二提及家境还有病人,更加确定他肯定需要钱,笑着再添把火:“我本来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在慕家做工的伙计偷偷告诉我,是慕家三小姐失踪了,说若是找到的话,就给这么多,一点也不做假。所以老汉我就心动了,但也不知从何下手,找个活人可比找小猫小狗难多了。”

猫狗起码会饿了到处寻吃的,可人要是被绑了,那就会隐藏在某处。

胡二已经开始算计了,他这一趟才收人家十分之一的钱,要是能卖给后来出价高的,岂不是皆大欢喜。

一番思量后,胡二不想听刘汉扯了,回着笑容说道:“这找人的事儿我不在行,只能祝老哥好运了。发财也别忘了请老弟再喝一杯啊!”

刘汉心知他佯装不知实情,倒也不道破,谢过几句后拱手告辞了。

刘汉出来后拐进了旁边一处小胡同,里面侯北正等着他。把刚才的情形说了一遍后,接下来就把任务交给侯北了。

萧逸让侯北紧盯着这个胡二,相信抛出诱饵后,定能顺藤摸瓜找到藏匿慕悦音的地方。

胡二这种庄稼粗汉心眼没有那么多,现在听了这样的消息第一时间就跑回了庄子上,想同老娘再商量一番。

慕悦音在柴房里听到了大概的七七八八,后来也跟她猜测的没错,胡二俩人打算再拖几天,隔日就想再去慕府上打听一二,高价的事情是否属实。

胡大娘本是不同意,劝儿子不要轻举妄动,过两天就会有人来接走慕悦音,到时候人来了慕悦音却不见了,他们娘俩怎么交差。

胡二还是一阵见血地说动了胡大娘,“有了钱就能给小幺看大夫了。”胡大娘才忍着点头同意了。等把小幺看好了,他们一家拿着剩下的钱远走高飞有何不可,这个庄子早就是主人家废弃的,还不如去别处找找营生。

胡二一再让胡大娘看住了慕悦音,这才离开了庄子。完全不知道他早就被人盯上了。

侯北作为七王爷身边多年的侍卫,经验老道,就算胡二再谨慎小心,他也没被发觉。勘察好这个庄子的地形,果然位于京郊特别偏远的一处,荒无人烟异常安静。

瞅见院子里明显的铁门和大锁,侯北猜测人应该在里面。二话不说,侯北飞身跳上屋顶,从瓦片缝隙中瞧见柴房里果然锁着一人。四肢倒是无恙,慕悦音特别安静地坐着一动不动。

侯北一下子就认出这位三小姐,那可是替他疗伤救命的大恩人。

待胡二撤离后,侯北再三确认整个庄子只有老妇一人,他也不敢轻举妄动,还是回禀过王爷再议。毕竟从目前的情形来看,三小姐性命无忧。

侯北把亲眼所见的情况都禀报给萧逸,似乎发现主子本来紧绷的嘴角有一丝松动。

“主子,要不要现在就去把三小姐带回来?”侯安特别狗腿,立即出主意。

萧逸倒是一脸镇定,“蠢货!你没听过擒贼先擒王吗?”

“主子真真英明!”其实侯安心里都要哭了,也不知是谁昨晚那么急躁让他们去找人,这会儿人知道在哪儿了,倒装作不经意。可是他敢反驳萧逸吗?那岂不是老虎嘴巴拔毛,找死嘛!

“主子的意思是先按兵不动?等对方着急出手了,我们再动手?”侯北难得补充自己的见解,看来这事他也颇为上心。

萧逸点头赞同,此时救人出来未尝不可,但对方如此胆大妄为,就算这次能成功将人救出,下次呢?防不胜防,还不如瞅准机会,抓住幕后黑手一网打尽,以绝后患。

************

慕悦音若是知道本来得救的机会就这么眼睁睁被剥夺了,岂不得气死。

不过幸亏她不知晓,此时正在绞尽脑汁想方设法从胡大娘那儿挖点有用的信息,起码得问出来她的下家是谁?或者是会被送去哪里?

没一会儿慕悦音就听见开锁的声音,想必是胡大娘送馒头来了。慕悦音立马开始装哭,倒不是庞然大哭,而是小声啜泣。

胡大娘端着饭碗进来一看,还以为慕悦音是因为菜色不合胃口终于发作了呢。

“三小姐,您就凑合来几口,倒不是老奴不肯让你吃好的,实在是没吃的,老奴也就是吃的这些。”

没想到胡大娘还有善良的一面,慕悦音窃喜之后顺着她的话接道:

“大娘您误会了,我不是为了吃的不好落泪,不瞒您说,我这身份什么差的没吃过,以前在府上根本没人把我当正经小姐。我只是,只是想到了昨日成婚的二姐姐,也就她经常关心我,之前她还操劳了一身病。”慕悦音抽了抽鼻子,看胡大娘洗耳恭听的样子,继续说道:“后来是老天爷因她心善大发慈悲,吃了几副药身子慢慢好了起来,太太还为二姐姐找了一门好归宿。看在二姐姐那么慈善待我的份上,我却未能送她出嫁。想想就觉得难过非常,让大娘你看笑话了。”

说完慕悦音擦擦眼角,背过身去抽抽鼻子。

“唉,老奴大字不识一个,倒也知晓亲人多重要。难得二小姐心善,对待姐妹亲手足般。不过三小姐切莫再惦记自己的身份了,出了这个门您就谁都不是了,将来不论到了哪儿还是老实本分地活下去吧,有什么比命还重要的呢?”胡大娘满是诚恳劝着慕悦音,怕她以为自己是慕家三小姐就想不开。

慕悦音摇摇头,抬高了声音哭腔十足,“大娘,我不是为了别的,是想着万一以后再也见不着我二姐了,二姐的病时有反复,我就是替她担心……”

“你瞎操心也没用啊,毕竟又不是大夫,再重的病也会给请大夫的。不像我家小幺,咱家真穷,连个大夫也请不起。”胡大娘想到卧病在chuang的小孙子,忍不住悲伤起来。

慕悦音觉得机会来了,马上停住哭泣声,关切地问:“大娘家小幺可是您的孙子?不知得了什么病?大夫怎么说呢?”

胡大娘干脆拉过另一把破椅子,坐了下来,不设防地同慕悦音谈起心来。反正一个马上就要被卖掉的姑娘,胡大娘压根不觉得会掀起什么波澜。

胡大娘泪眼婆娑说起了她家三岁小孙子的病情,儿媳妇难产而死,留下不成器的丈夫和幼子。

幼子自小就跟着胡大娘,家境不好自然有一顿没一顿的,好不容易拉扯到三岁,突然有一天孙子全身疼痛哭闹不安,也不让人抱,整日卧在病榻上。找了山野大夫胡乱开药,怎么吃都不见好。家里也没多余的银钱给孩子请京城的好大夫,只可认命为之。

“大娘不介意的话,能否让我看下你家小幺,也许可有一线生机?”慕悦音听完后毛遂自荐,想看诊一番,这样的描述在她看来可能算不上疑难杂症。

胡大娘犹疑道:“小姐你就别动歪脑筋了,老奴是不能放你出去的。”

胡大娘认为慕悦音就想借机逃脱出去,不料慕悦音笑着摇头。

“大娘误会我了,我一个庶女本就活得战战兢兢,怎能再做让别人为难的事。我只是读过几本医书,似乎在医书里见过小幺这种病,想求证一二。”

胡大娘自然是不信的,看过几本书就自诩为大夫?可笑至极。

胡大娘站了起来拍拍屁股,不想再跟慕悦音闲扯了,丢下碗筷就要走出房门。

“小幺是否下肢已经瘫痪?在他瘫痪之前,已经有过伤寒之类的症状,头疼咳嗽,呕吐腹泻?”慕悦音急忙在胡大娘身后说道,用得无比肯定的口吻。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算不出流年(原名“颜色”)我的女友是土豪至尊女相重生之冠军教练腹黑王爷滚过来我们互为倒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