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禁锢之溺宠_分节阅读_140(1/1)

同安抚小孩般轻轻拍打他的背脊:“恩,我在,做了噩梦了吗?”

“恩。”司晏喉结滚动一下,深沉的目光眨也不眨的锁定在司然脸上,那种仿佛要将他整个人看进自己心里似的,眼底深处布满了恐惧。

“唔!”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司然惊了一下,随后双手回抱住男人,拍着他颤抖的身躯:“没事了,就算有噩梦现在也清醒了不是?别担心,我在你身边呢。”

“哥哥?”仿佛在确定什么般,男人一声一声的询问着。

那种极为不安的样子让司然有些担忧,平日里弟弟成熟稳重的样子太深入人心。突然变成这个样子,看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让他害怕的事情。

等到男人情绪平静了一点,司然将男人身体扶正,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你梦到了什么?”

提起这个男人眼中的恐惧又浮现上来,深邃凝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司然,在橘色的灯光下,微微有些泛红。

他薄唇微启,苍白的脸色更为惨白,声音暗哑而隐含着一股深入骨髓般的悲伤痛苦。

“——我梦到你死了,死在车祸。”

字字如同惊雷般猛然炸在司然心中,同样黑色的瞳孔骤然紧缩,身体颤抖了一下,面色也开始发白起来:“你……”

“我梦到你死了,然后韩宇死了,安祁郁也死了,到了最后我也死了。”

他的目光是那样的悲伤,是那样的痛苦。仿佛此刻的他就是梦中那个男人,带着深刻的孤独和痛苦,独自一人在他们生长的地方寂寞的死去。

“……”司然张了张嘴巴,发现自己喉咙干涩,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该说什么呢?该说他根本没有死吗,该说他好好的吗?

连他都快遗忘的前世,没想到竟然被弟弟梦到。

“只是一场梦而已,忘了就好了……”沉默半响,他才用干涩的嗓音说出这句话。

天知道他心里好似被司晏的痛苦感染一般,胸口闷闷作痛,钝痛的感觉让她呼吸不畅起来。

司然深吸口气,吐出胸口的浊气:“只是一场梦而已。”

是的,那只是一场梦。

“我想要你。”司晏看到他,不容拒绝的说道。他想好好感受到他的存在,只有两人结合才能让他安心,只有这样。

两具火热的身体相贴,死死的缠绵。汗水布满两人一身,只有欢畅淋漓的欢爱才能证明彼此的存在。

“司然,司然,司然。”司晏边大力的动作,边低声的呢喃着。他的表情是那么的痛苦,那么的无助,好似身下的人是他的救命稻草一般紧紧的抓住。

“求求你,别离开我,别再让我再次经历失去你的痛苦了。”

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他再也不想经历了,如果要死的话他们两个人一起死。

生同裘死同穴。

司然被男人撞击的涌上嘴里的话语变得支离破碎。他感觉到脸上有冰凉的液体滴落,那是……

借着灯光的映照,他看到铁打一样的司晏竟然哭了,那面无表情哭泣的样子竟像是活生生挖走他心脏,痛不欲生。

司然只能紧紧的攀住男人的身体,不断用言语和动作来安抚着身上不住害怕的男人。

“我在,我在这里!”

一场欢爱过后,两人皆是气息不稳的样子。

司晏不断的俯首亲吻着司然的嘴唇,一下又一下:“你答应了,不会离开我,再也不会离开我。生来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如果你先死,那么我姜尾随其后,所以就算死亡,也别想将你我分开。”

“恩。”司然回吻住他,彼此交换着内心的情意:“我也依然。”

折腾了一晚上,司然起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

看了眼身侧的位置,空空如也,想必男人已经起床许久。身体的无力和酸软让司然难得的赖了一次床,在床上翻腾了许久了慢腾腾的起来洗漱。

洗漱完后他走出房间,客厅里也没有一个人在。

司然皱起眉,难道是去公司了?

怎么都不叫他一起起床。

他摇摇头,不在纠结这个问题。眼角余光看到桌子上的食物,顿时温柔的轻笑起来:“真是的……”

香喷喷的白粥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司然坐下用勺子挖了一勺送入嘴里,温热的液体滑过喉咙然后落入腹部,暖暖的,如同他那颗滚烫的心。

他吃的极香,眉宇间泛着极致的温柔的缱(qian)绻(quan)。

不管他前世如何,这一世他们会永远在一起。

如同司晏说得那般,生来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

门锁有响动的声音传来,司然放下勺子看过去,就见高大的男人带着疲惫走了进来。那凌厉的眉眼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化为柔和深情,那薄唇微微启动。

“司然,我回来了……”

司然回笑起来:“欢迎回来。”

小说下载尽在http://www. - 手机访问 m.--- 书包网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新宋小户人家旧爱任性:总裁分手无效!病入膏肓(gl)极度沦陷重生之白莲花升华史重生之女军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