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844章 爆猛料的时机(1/1)

吕盛科满心担忧,却不敢违拗。

开玩笑,纪委的决策部署,岂是他能指手画脚、说三道四的。

这次巡视,三大球协会名列其中。

而且巡视力度,不可谓不大。

巡视组长岳胜勇,是资深的老纪检。

厉元朗深知此人,却没打过交道。

从袁仲翰那里反馈回来的消息,岳胜勇铁面无私,刚正不阿,深得付安岚器重。

要不是年龄偏大,肯定作为重点培养目标。

吕盛科虽有微词,但不能不予以重视。

当即指示王德志,马上召开党组会,研究迎接巡视组。

开会时,厉元朗着重观察胡绍深的神态。

明显感觉出来,他早没有往日的神闲气定。

忧心忡忡的样子,如坐针毡一般。

当初开完誓师大会,胡绍深意气风发,志得意满。

好像客场囊获三分,板上钉钉。

不成想,现实狠狠打了他一记耳光。

不仅输了,输得体无完肤。

整场比赛,球队完全处于下风。

控球率仅有三成不说,射门次数和射正次数,全都比对方少了一半还多。

胡绍深向吕盛科汇报时,强调球员在场上毫无斗志的原因,归咎于潮湿闷热的天气,还有队员水土不服。

另外,对于裁判明显的偏袒行为,胡绍深予以坚决批评。

吕盛科暴跳如雷,反驳胡绍深。

说球队为了适应客场气候,专门拉去与之相邻的国家,备战半个月。

难道这些钱都打水漂了吗?

提到裁判问题,吕盛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足协上亿协调费,都花在哪里了!

当时把胡绍深问得目瞪口呆,一句话也回答不上来。

吕盛科当着胡绍深的面,疾言厉色的表示,比赛当晚,他就接到领导秘书打来的电话,质问他球队失败原因。

接到这通电话,吕盛科预感事情不妙。

领导连亲自和他说话的兴致都没有了,委托秘书兴师问罪,表明已经气愤到极点。

所以,他才将胡绍深提溜过来,劈头盖脸的发脾气。

胡绍深被吕盛科训斥得脑门全是汗,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双腿发软,面如死灰。

现在,巡视组紧接着要进驻足协。

他能不心惊胆颤吗?

胡绍深心不在焉,詹友松却精神饱满。

好像这一阵子被吕盛科的压制,在这一刻得到完全释放。

吕盛科在会上,再三强调巡视组的重要性。

并且说道:“所有相关的行业协会,要把此事重视起来。把该做的事情做好,全力配合巡视组的工作。我再重申一遍,谁主管的部门出了问题,谁自己承担!”

这句话,听上去好像没问题。

散会之后,詹友松走进厉元朗办公室,直言提出吕盛科这句话的毛病。

什么叫该做的事做好,还有自己承担责任。

明眼人都能听出来,吕盛科这是间接提醒某些人,把屁股擦干净,一旦出了事,别像疯狗似的乱咬一气。

厉元朗端着水杯,滋遛滋遛喝着茶水,笑着说:“友松,这话在我这里说一说就得了,千万不要出去说。”

“我懂。”詹友松气不过的发着牢骚,“也就和您,换别人我一个字都不会提。”

“厉副书记,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问?”

“你说。”厉元朗缓缓放下水杯,双手花插在一起,平放于小腹处,静静等待詹友松的下文。

“您和付书记有过接触,您们之间还是老关系。前不久,您专门拜访过付书记,之后就有了这次巡视,是不是巧合?”

道出这句话的实质,詹友松紧紧盯向厉元朗,似乎要在他的表情中发现点什么。

厉元朗摆了摆手,“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也太高看我了。巡视计划,是年初就制定好的,我怎能擅自决定什么。即便我和付书记有交情,可私交怎会左右工作重心,岂不太过儿戏了。”

这一番解释,并没有打消詹友松的疑虑。

他深呼一口气,索性直言不讳的说:“厉副书记,胡副局长的问题很严重。”

“噢?”厉元朗剑眉一蹙,“严重到什么程度?”

“不瞒您说,胡绍深好色在业内是出了名的。他和明川世海的上官芳茵早有勾搭。上官芳茵以前只是球队一个啦啦队员。因为模样漂亮,身材诱人,被胡副局长相中。”

“仅仅几年工夫,就让一个文化程度不高的上官芳茵,进入体总工作。而后,又是一番眼花缭乱的操作,把她弄进明川世海俱乐部,出任副总。”

“那天晚上,我们的人监视上官芳茵,在养生馆附近设伏,意外看到上官芳茵挽着胡副局长的胳膊,一起进去。”

“不知是谁走漏风声,胡副局长很快出来,直奔我们的车子,指着监视人员大发雷霆。之后,还跑到我的办公室里,指着我的鼻子质问,说我滥用权力,无端跟踪监视他。又把这事捅到吕局长那里,使得我被付书记狠狠批了一顿。”

“说我不注意方式方法,让我们的工作陷入被动。厉副书记,您不知道,那阵子,我灰心丧气成什么样了。”

厉元朗安慰道:“友松,我们这行工作,本身就是得罪人。换个角度你想一想,我们得罪的都是些什么人?肯定不是好人,是有问题的人,是有涉嫌腐败的嫌疑分子。”

“得罪他们,换来为国家和普罗大众挽回损失,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对了,我听说胡副局长的办公室里,有一面八卦镜子,挂在他办公桌后面的墙上,这又是什么寓意?”

詹友松苦笑道:“正说明胡副局长心里有鬼。据我所知,胡副局长在出国期间,经常光顾当地带颜色场所。”

“每到一国,他必定品尝当地美女的异域风情。而且,这些消费,都会以不同名目,由足协买单。”

“魏成江怎么上来的?还不是他投其所好,了解我们这位胡副局长的特殊癖好,保媒拉纤,把各式各样的美女,双手奉送给胡副局长,任其享乐。”

“据我了解,胡副局长阅女无数,都不是小三小四了,已然达到小三主动介绍别的美女,而美女又介绍另外美女。”

“还有,胡副局长大搞封建迷信,您看到他办公室悬挂八卦镜只是冰山一角。在他担任足协党委书记期间,足协搬过三次家。”

“有人说,他这是换风水,悬挂八卦镜,是为只手遮天,表明他在足协说一不二,谁也无法撼动他的地位。”

“再者,足协每换一个地方,免不了要装修购买办公设备。而这些工程,全由一家公司承接。”

“表面上看,这家公司和胡副局长无关,实则幕后老板,是胡副局长爱人的表弟。”

嘶……

厉元朗真正倒吸一口凉气,背起手来在办公室来回走着,突然驻足停下,问道:“友松,你既然知道这么多有关胡绍深的犯罪行为,为什么不早点向纪委反映?”

“唉!”詹友松无奈的长叹一声,“厉副书记,有些话我只能点到为止了。”

“时机不对。胡副局长在体总深耕多年,早先工作过的地方,您有兴趣的话可以查一查,和某位重要人物的工作履历有重合部分。”

“要不是这次球队客场失利,引起民怨沸反,有关部门压力巨大,下定决心要彻查足协腐败问题。我掌握的这些内容,恐怕不会向您汇报的。”

厉元朗明白了,胡绍深有很深的政治背景。

他身后的资源肯定不低。

要不然,他也不会胆子这样大,在足协内部大张旗鼓的搞女人,搂黑钱。

同时,厉元朗也在思考詹友松揭发胡绍深的目的。

巡视组就要来了,詹友松作为纪委派驻体总的负责人,想必这些,巡视组已了如指掌。

他揭不揭发的无足轻重,重要的是态度问题。

那么接下来,他该怎样配合巡视组,就值得他好好斟酌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霸宋西门庆给我一个吻[快穿]重生后太子扒了我的小马甲透视神医在花都[兄弟战争]请与雄性保持距离军门密爱之七少的爱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