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5章(1/1)

周小敏手里拎着件外衣,刚从队里干活回来,就见小儿子墩子哭着跑了过来。她皱着眉上下打量了儿子一番,见他身上没受伤,随即没好气的骂道:“又怎么了?一天哭哭哭,就知道哭,我周小敏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熊儿子?跟你那熊爹一个样,熊到家了。”每次和人打仗都是被打的那个,打输了就哭,屁本事没有,一点都不随她周小敏。

“妈,那死丫头瞪我。”墩子哭哭啼啼的往母亲身上扑,想到那丫头恶狠狠的眼神,他现在还觉得心里发慌。

“哪个死丫头?”周小敏被儿子的说法弄糊涂了。

“就是咱家那个死丫头——丫丫啊,她瞪我,好吓人,哇……”说着,又大声哭了起来。

周小敏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她这倒不是对丫丫,是对自己这不争气的儿子,那丫头才三岁,加上身体弱,看着和两岁的孩子没什么不同,儿子这五六岁的半打小子竟然让个两三岁的小屁孩给吓哭了?他还能干点啥?

她狠狠的照着墩子的脑袋拍了一巴掌,不解恨的骂着:“你这个窝囊废,让个小孩瞪哭了,还好意思跟我哭?我怎么生了你这么没用的东西?跟你那废物爹一样,给我滚家去,看着你我就生气。”说完,也不再理会哇哇大哭的儿子,转身朝家里走去。

当周小敏回到家的时候,正好看到婆婆端着盆水从西屋出来,想到那个眼看着就要咽气的小姑子,她满脸的厌恶之色。这年轻轻的就死到家里多晦气?今后那屋子谁还敢住?心里是止不住的烦,可现在人都那样了,她要是多说几句正好赶上对方咽气,她还真满身是嘴也说不清了,想到这,她朝着西屋的方向啐了一口,转身去院子里打水洗脸。

看到儿媳妇那厌恶的神情,姥姥没敢吱声,悄悄的关上女儿的房门。老太太一手夹着水盆,一手抹去脸上的泪水:她的珍儿已经开始糊涂的不认人了,应该也就这两天的事了,还是让她安心的走吧。

姥姥屋里,丫丫坐在桌前,小手拄着下巴,呆呆地看着窗外的树叶。都说少年不知愁,可现在她没到少年就很愁:如果妈妈真的不在了,她该怎么办?

——我是分界线——

一个普通的早晨,年仅二十三岁的段玉珍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醒来。

看着母亲的尸体被人抬走,丫丫放声大哭:她不只是哭这一世的母亲,还有她上辈子的妈妈,自己死了快一年了,妈妈,你还好吗?善良软弱的你,到底能不能狠心抛弃那个背叛你的男人?失去女儿的你,又是怎么度过这二百多个早晨?还有,失去母亲的自己今后要怎么办?这幼小的身体,在这无助的世界里,她该怎么存活?

满满的悲痛,满满的无助,满满的委屈,让丫丫放纵的哭着,因为她知道,这可能是她唯一能正大光明哭泣的机会了,今后的几年里,她都要夹着尾巴做人,小心翼翼地在这个家里生活,再也没有大声哭泣的机会了。

母亲没了,该过的日子还得继续过,为了让自己的日子好过点,她每日里跑前跑后的跟着姥姥打下手,只希望让舅妈知道,她不是吃干饭的,她可以干活。

可她这么小心翼翼的,麻烦还是来了。

这天,周小敏愁眉苦脸的往家走着,刚刚她去村书记家里,想说说丈夫在队上干活的事,可正巧村书记没在家,她只能无奈的离开。

唉,丈夫虽说别的本事没有,但还算老实本分,干起活来也是一根筋的死干,队里的领导对他的印象还不错,各方面都很照顾。可这几天,她却听说领导要把他调到二队去?那里可没几个干正事的人,只有村领导看不上眼的人才去二队,怎么会把丈夫弄那去呢?

怎么都想不明白,周小敏的眉头都皱起个大疙瘩。

“哎,这不是小敏姐吗?怎么了这是?有什么烦心事跟妹子我说说。”从村西头走来一名二十多岁的少妇,这少妇头发梳的及其光滑,身上穿着一件淡粉色的的确良上衣,这在她们村里可是个新玩意。

“呦,原来是淑芬妹子,怎么这么清闲,没在家看你家那小祖宗?”见到同村的于淑芬,周小敏站住脚笑着朝她打招呼,说话间不住的打量对方的衣服,怎么看怎么喜欢。

于淑芬看在眼里抿嘴一笑,摆着手道:“这不是今天虎子他爸在家吗?他在家看着,我就出来透透风。”说话间,有着种莫名的自豪。这村上的男人,能比得过她家建国的,真的是少之又少。

“你家建国就是这点好,对你是知疼知热的,唉,我这辈子是没这个命了。”想起家里那个一杠子压不出一个屁的男人,周小敏难得轻声叹息。

“怎么了,小敏姐,我刚刚就看你好像有什么烦心事,有什么不痛快,你和妹子说说。”于淑芬一脸关心的看着她,村里的女人对这种东家长西家短的事最是在行。

“别提了,自从我那短命的小姑子去世后,这家里竟是不顺心的事,你看看,头些日子,我家成子和墩子都让王家那小子给打了,虽然这打打闹闹是很平常的事,但也没有这么凶的?成子的脸都差点破了相。还有这几天,我的腰扭了,在家躺了两天,这得耽误多少事?这还没完,你说我们家你姐夫,在一队干的好好的,突然领导说要给弄二队去,你说,这都什么事啊都?”见有人问起,周小敏吐苦水一样的都倒了出来。这日子,就没有一天顺心的。

“二队?”于淑芬诧异地看着周小敏,而后心急的跟自家男人去了二队似的,紧抓着对方的手道,“小敏姐,这二队可千万不能去啊,咱俩都是一起长大的,做妹妹的可不骗你,那二队没一个好人,姐夫要是去了,跟他们学坏了可怎么办?这人往好了学不容易,往坏了学,可就几天的事,想拉你也拉不回来啊。”

“是啊,我这不也愁呢?那一个个偷奸耍滑的,要是把我们家你姐夫教坏了可怎么办?”她男人再软弱,现在也知道顾家,要是和那些人学坏了,那她不得悔死?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爆笑医妃:腹黑邪王,有喜了小李飞刀玄衣行万界修仙传快穿攻略:男神爱不起豪门暖婚蜜爱逍遥小电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