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百八十一章 当我们统治世界(大结局)(1/2)

“我代表女王陛下与白厅感谢您的支持。”

对于柳畅作出的承诺,夏克礼觉得这是他一年多大使生涯中最大的收获之一,因此他很快地试探地提到了国内关心的俄罗斯问题:“但是我必须说明一下,如果贵国出兵干涉的话,恐怕对俄作战无法持续下去吧?我认为雅克萨条约是一个合理的分界线。”

柳畅也很十分痛快地说道:“没错,雅克萨条约是一个合理的国界线,但那是建立在力量对等的条件下,现在的俄罗斯帝国还有这样的资格吗?他现在连乌克兰都要保不住,更不要说是乌拉尔山,你应当知道,现在关于对俄战争的新闻报道,甚至上不了报纸的头版头条。”

没错,对俄战争已经变成了一场沉默的战争,在得到新式装备的援助之后,中国人每个月支出的军费不过是上百万银圆而已,可是每次他们总能集中更多的部队给予俄罗斯人的居民地以毁灭xìng的打击,这正如后期吐蕃对唐战争,唐朝如果集中全部的资源,是很有可能给予吐蕃以致命的打击,但是在历史上,唐朝只能一步步被动挨打,一步一步地丢掉神圣的领土。

现在俄罗斯帝国在东方同样是全盘处于被动挨打,在失去本土的资源支援之后,他们甚至连一桶火药都买不到,更不要说整个海岸已经被中国人封锁了,许多曾经被俄罗斯征服的边疆民族现在成了中国人的走狗,他们以过去几百年的镇压都发泄到俄罗斯人身上。

但是夏克礼阁下还是觉得维持均势是英国的必要任务:“如果俄罗斯人退让到乌拉尔山的话,那么整个东方的局势太可怕了,特别是中东地区与远东地区,就处于盗匪横行的状态。”

“那是贵国应当填补空白的问题。”柳畅笑着说道:“我全部的兴趣只在于乌拉尔山脉而已,这是我最后的领土要求,我对于更遥远的边疆毫无兴趣,正如贵国对于阿富汗毫无兴趣……”

这只是赤祼祼的谎言而已,正如英国对于阿富汗毫无兴趣的说法一样。柳畅对于那些更遥远的边疆同样充满了兴趣,比方说,在俄罗斯的统治崩溃之后,柳畅已经把下一步的重点目标盯在了中亚的浩罕汗国等几个汗国身上。只是现在国力有限,还不是大举进兵的时候--最好等到英国人出兵干涉美国内战之后。

“但是我国还是希望现有的战略均势不要被打破。”夏克礼重复着自己的发言。

“那么贵方对于京奉铁路、哈大铁路、江北铁路等项目都没有兴趣吗?”柳畅突然话题一转:“这可是上千万英镑投资的项目啊……”

柳畅这句话让夏克礼差一点跳起来,在过去的谈判之中,柳畅始终对这些关外的铁路项目没有松口的迹象,他甚至不愿意把这些项目让给一向合作愉快的法国人,反复声称这些项目都是与军事相关的项目,因此工程的实施交给一支有着专业水平的铁道兵。

这可是上千万英镑甚至几千万英镑甚至有可能超过一亿英镑的超级项目啊。只是夏克礼想要的不仅仅是关外铁路这一块,他询问道:“难道只有关外铁路项目,关外的津浦路、陇海路、京汉路,我们都很有兴趣……”

津浦、陇海、京汉这三条铁路可以说是构成了中国近代铁路最重要的干线,从晚清到民国,一直到进入中华人民共和国,整个铁路建设基本是围绕着这三条铁路的框架进行,衡阳广州段的复线与电气化甚至一直到二十一世纪初才告一段落。直到跨越时代的客专建设,才基本跳出这三条铁路的框架。

而现在这三条铁路的争夺也到了白热化的程度,虽然胡林翼的内阁总是对于铁路建设加以这样或那样的限制。但是柳畅却清楚得知道,铁路建设的大爆发即将来临,这是谁也是挡不住的进程,更不要说柳畅现在大事向国外借款。

如果不是对外贷款,国内还真不支持不起这样的洋跃进,要知道光是对美贷款就接近了一亿美元,只是由于美国内战的影响,现在美国人反而要向中国zhèng fǔ申请贷款:“大使阁下,我们先讨论关外铁路的问题吧!贵国的介入程度,与贵国在俄罗斯问题的灵活程度是息息相关的。”

夏克礼笑了:“我国绝不接受这样的敲榨。我们在整个东北亚问题的立场是一致的,我们必须要承认俄罗斯的领土完整,当然,我们可以采取更灵活的态度,我相信白厅也是支持我的……”

虽然说了一堆外交词汇,但是关健在于“更灵活的态度”。夏克礼已经清楚得知道,只要中国人把关外铁路项目拿出来给英国人分享,那么英国zhèng fǔ将十分明确地支持中国zhèng fǔ最后的领土问题。

“只要贵国能提供zhèng fǔxìng的贷款,贵国在关外铁路上将拥有优先选择的余地。”柳畅很快作出这样的承诺:“包括朝鲜在内……”

这是提出了附加条件,但是夏克礼同意这样的附加条件,他对于关外铁路的前景十分看好。

虽然现在整个关外地区只有几百万人口而已,但是接下去中国人的大规模移民是势不可挡,根据他看到的一份资料,仅仅在去年一年时间之内,就有九万七千名移民涌入了关外地区,而且关内不可遏制的人口增长还会提供成倍成倍的移民,今年头八个月的移民,据说已经同去年全年持平了。

只要中国人维持着他们的胜利攻势,那么中国人将会一直填满到乌拉尔山脉的广阔领土:“我希望我国公司能拥有关外铁路的控股权。”

“可以给你们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但是我必须声明的话,在跨路运营中,你们不但要与法国公司进行谈判,也得与国营公路进行合作……”

“同意您的观点。”夏克礼却考虑着是不是投资几家铁路公司的股份,未来这些英国铁路公司的前景将会十分看好:“我们将有着愉快的合作。”

“合作愉快。”柳畅却小心地提出了自己个人的小小要求:“我个人还有一些小小的要求,不知道贵国zhèng fǔ能否满足我个人的要求。”

“您请说……”

柳畅笑着说道:“您知道,我还年轻,jīng力还很旺盛。因此喜欢一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对于皇帝陛下的直白,夏克礼大使带着笑意与淡淡的妒意,不管怎么样,皇帝陛下都有着一个规模宏大的后宫。这个后宫的规模虽然没突破三位数,不能与夏克礼知道的奥斯曼后宫相提并论,但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和谐的后宫。

看着十几米外那些盈盈轻声的年轻宫妃们,夏克礼总是希望自己能成为这样的野蛮人国王:“您是不是有什么需要?我们将尽一切努力提供协助。”

少女本人的意愿、宗教信仰或是其它一切,在这样的国家意志面前是无足轻重的,不管这位皇帝陛下需要怎么样的女人,哪怕是把一位英国女贵族变成他后宫的xìng奴。作为外交官也将会提供全力协助。

柳畅笑了:“最近我想换一换口味,你应当也知道,我的后宫之内,已经好几年没有进过新人了!”

夏克礼知道这并非事实,虽然皇帝陛下并没有刻意地进行选秀或类似的活动,但是每年还是有着零零星星的新人进入皇帝的新后宫,当然这些新人的入宫往往是政治上的需要,而非皇帝本人的意愿。但是皇帝陛下始终以一种宽厚的态度来善待他的新后宫。

正如皇帝最近的一位妃子,那是云南一位穆斯林领袖杜文秀的女儿,这位年轻的少女曾经有机会在战场上统帅着上万名士兵。但是在大理政权的投诚之后,少女就成为一场联姻的最好赠品。

根据大使阁下的私人情况,这场联姻虽然并不符合当事人任何一方的意愿,但却让帝国在兵不血刃的情况下征服了整个云南地区,甚至把中国势力扩展到英国人同样感兴趣的缅甸地区。

但是夏克礼也清楚得知道,柳畅说得没错,柳畅的后宫已经好几年没有大规模增加规模了,如果能趁这个机会把一群基督教徒安排进后宫,那么夏克礼大使甚至可以强迫一大批圣洁的修女还俗,但是他首先得弄清皇帝陛下想干什么。

“您看中什么样的美丽女士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重生之争霸娱乐圈从湖伯到玉皇大帝领主总在释放魔性致命索情:男神强势夺爱请叫我主公大人黄金山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