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3、酒香清甜

作者:miss_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猫侠神级修炼系统从超神学院开始的穿越日常斗破之最强主角系统空间之超级农富妻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重生空间之商女擒冷王快穿:改造反派男神婚上荤下

    703

    荣贵人一副心有成竹的模样儿,抿着嘴儿笑道,“咱们挑人啊,未必是去挑那毫无根基的、崭新崭新的人去。莫不如就去挑那已经得过圣宠的、有把握的人去。”

    安常在便是一眯眼,“得过圣宠的人?你说的,莫不是……?”

    这后宫里人虽然不算少了,可是得过圣宠的一共也没有几个人。在这些人里头最年轻的,也唯有那一个了。

    瞧着安常在的眼睛,荣贵人噙着一抹笑,缓缓点了点头,“安妹妹如此聪慧,必定已经想着了。”

    安常在却反倒揪起心来,“可是,且不说那位也是皇后娘娘的一家子,单说人家现在的位分就都在你我之上啊!人家哪儿看得起咱们,哪儿还需要咱们抬举她去?只怕到时候还得反客为主,倒要咱们听命于她去了!”

    荣贵人便笑,“她是皇后娘娘的一家人,是没错儿,可是你忘了钮祜禄氏的格格都是个什么性儿了?她何至于就肯长久屈居人下去?况且她是钮祜禄氏弘毅公家八房的格格,原本她们家的公爵就是人家八房的豁出命去创下军功赚来的,故此八房的格格怎么肯将皇后母家的六房放在眼里去?”

    如安常在这样儿的正经公爵之女,对这门第之见最为在乎,她立时点头,“何尝不是?”

    可是她还是皱了皱眉头,“只是这几年我瞧着她,对皇后也是颇为恭顺啊。不瞒姐姐,我当年听说,二阿哥福晋未尝没想过要跟如嫔联手,可惜这如嫔当时却是个胆小怕事的,又据说是记着睿亲王福晋的情谊,这便不肯与二阿哥福晋一路去。”

    “这样的人,二阿哥福晋都劝不动的,何尝就肯听咱们的了?若她反要倒打一耙,顺手儿把咱们两个卖给皇后去讨好,那咱们岂不完了?”

    荣贵人含笑垂眸,悠闲地摆弄了摆弄腕上的镯子。

    她比安常在更有信心,那是因为她曾经说动过如嫔啊,有过那样的成功经验,她便都对下次再如愿而充满了自信去。

    “不会的。”她也不肯细说缘由,不过语气却足够笃定。

    安常在不由得仔细打量她的神情,“姐姐竟这般有把握么?”

    荣贵人瞧出来了安常在的不放心,她琢磨了一下儿,知道自己若是什么都不说的话,安常在是不肯轻易放心的。只是她暂且不肯露出自己曾经与如嫔那番话的,否则岂不是授人以柄了么?

    她便缓缓道,“妹妹别忘了,我终究是在孝淑皇后跟前伺候过的。在这后宫里,唯一曾经能拿伏得住当今这位的,便也唯有孝淑皇后了。故此孝淑皇后说过的话,咱们照着做就一定没错儿。”

    安常在一怔,“孝淑皇后?”孝淑皇后对于她这后进宫的来说,着实是太陌生了。“孝淑皇后与姐姐说过什么话儿去?”

    荣贵人轻轻挑起唇角儿来,“孝淑皇后说啊,钮祜禄氏的格格是天生的狼性儿,是不好驯服,可是却并非是不能驯服的。只要你找对了法儿,那便也一样儿能叫她们束手就擒。”

    安常在眼睛一亮,“什么法儿?”

    荣贵人得意地眸光一转,“孝淑皇后说:一个钮祜禄氏不好驯服,那便索性多聚起几个钮祜禄氏就是了。这原野上的孤狼其实最不好对付,因为它会更独立,更坚强,更不惜与你拼命……可是一旦狼聚成了群,那时候儿的情形可就不一样儿了。”

    “你想啊,狼终究是狼,跟羊群、马群的那些弱者都不一样儿。那些羊群马群的天生就弱,聚堆儿是为了自保,它们凭自己的那点子力气,除了聚堆儿便没有旁的选择,故此羊群和马群才肯乖巧听话,羊群和马群也才能稳定的日子长久。可是狼群就不一样了。”

    “狼群聚堆儿,狼的数目儿多了,偏个个儿都是狼性的,狼群内里便必定各自都存着不同的心思……时日还短的时候儿,这些各存的心思兴许还能被压制住,毕竟新来的、年幼的起初还摸不清路数,终究还得先学着自保,这便免不得要装作俯首帖耳的模样;”

    “可是一旦日子久了,那些新来的有了经验,年幼的长大成熟,那便从前的劣势全都不存在了,这时候儿彼此拉平,便谁对谁都没有从前那么高不可攀、强不可摧。而它们原本就是狼,狼性儿生就便都是强者,都想着要拔尖儿去,谁都不甘心再屈居旁人之下。若此一来,那便各自的心思终究都会一点一点显露出来。别看这时候儿更加狼多势众,可其实反倒好驯服了。”

    “啊?”安常在一时没寻思过味儿来,仔细回味了一下儿才道,“孝淑皇后的意思,莫非是——叫她们钮祜禄氏的内斗?等彼此削弱了,咱们再从旁动手,那便省却不少劲儿了?”

    “妹妹聪慧。”荣贵人满意地笑,拍拍安常在的手去,“只是哪儿还需要咱们来叫她们斗啊?她们钮祜禄氏的,都不用外人撺掇,她们自己早就斗得欢了!咱们不需要煽风点火,咱们只要顺水推舟就够了。”

    安常在登时站起来,向荣贵人深施一礼,“……咱们是斗不过皇后去,不过姐姐却心下原来存着孝淑皇后的锦囊妙计去!有孝淑皇后在天之灵的守护,那咱们又何愁斗不过皇后去?”

    荣贵人含笑点头,“说到底,咱们争的不是眼前,是将来……唯有将来是二阿哥承袭大位,咱们才有好日子过,否则若是皇后所出的三阿哥或者四阿哥登位的话,那咱们两个便得如现如今一般,守着这贵人、常在的位分,穷等到死吧。”

    荣贵人说着抬眸望了望天,“说到底,孝淑皇后走的时候儿,最放心不下的,终究还是她的二阿哥啊。她自己跟当今这位中宫没什么好争的了,但是她却不能不守护她的儿子啊,故此她不管留下什么,实则都不是为了帮咱们,不过都是为了护着二阿哥罢了。”

    “故此只要咱们的心往二阿哥那想,所有的气力都使出来帮衬着二阿哥夺位去,那孝淑皇后在天之灵一定能看见,她留下的锦囊,也必定能一个儿一个儿地全都惠及到咱们自身来!”

    安常在用力点头,“对,便是为了咱们自己的出头之日,咱们也必定要帮二阿哥去!”

    .

    这样热的天儿,甚为天子的,心下反倒更为焦躁——他担心的不是自己一人热不热,他要担心的是天下农桑。到五月下旬了,这天儿还这么热,不见雨云,怕是要耽误了农收去。

    这北地的天儿一旱,京师的米粮便更依靠南来的漕船。京中米价立时飞长涨了起来,皇上几次下旨,命京中平价粜米。

    皇上虽说下了旨意,但是这事儿最根本的解决方法还是要增加漕船运力,尽力将南方的米粮更多运入京中才好,否则若京中米粮的存货也不多的话,单凭圣旨,米价是没法儿真正压下去的。

    在这样的情形下,朝廷便开始征用更多的民船为漕船,并为征用支付官银。

    朝廷此举亦是为了平定京中米粮价,令百姓有平价米粮可食,却不成想连续多日征用来的船只,远远未能达到需要。

    皇上这日回来,一张脸都是沉者,廿廿便知道皇上这真是动了大气了。

    原本皇上日理万机,每日里不高兴的事儿必定也有不少件,可是皇上来的时候儿却都自己给整理好了,轻易都不肯带到廿廿眼前来,叫廿廿看见了再跟着一起心烦。

    今儿,皇上这是掩饰都掩饰不住了。

    廿廿忍着没问,只巧妙地兜着圈子,“……皇上这几日要到龙神庙拈香,总要驻跸静宜园几天。皇上这回需要带些什么去,我这就叫人收拾。”

    皇帝摇摇头,“不用带什么,总归就在眼前儿,不两日就回来了。静宜园行宫里一应物件儿都足用,你不必跟着劳动了。”

    廿廿点头,轻轻抚着皇上的手,“……龙神庙一向灵验,皇上这回去拈香,等回来了,天上必定跟着降下甘霖来。”

    静宜园在香山,香山中多泉水,故此乾隆爷曾先后在静宜园建了四座龙神庙,庙内龙神主泉水。而山中又易聚云水之气,故此在龙神庙中拈香祈雨,有时候儿比在寰丘的雩祭还更容易查知是否有甘霖将降,所以从乾隆爷和当今皇上都十分重视龙神庙拈香之礼。

    得了廿廿这样的安慰,皇上心下便也一宽,“是啊,爷也希望如此。”

    廿廿莞尔轻笑,“我倒是想起,‘天然图画’是园子里能饱览西山秀色的最佳之地。我就说这龙神庙便必定是与皇上最有缘的。”

    圆明园中“天然图画”曾为孝仪纯皇后住处,乾隆爷小时候儿在此读书,等当年的十五阿哥到了念书的年岁,乾隆爷便也将十五阿哥赐住于此读书,故此这“天然图画”与孝仪纯皇后和皇上母子缘分极深。

    廿廿委婉提起这一宗缘故,便更是要借乾隆爷和孝仪纯皇后的护佑,让皇上更得宽心去。

    皇帝心下明白,不由将廿廿的手攥紧,“……是啊。”

    他不多说,因没有必要,廿廿的心意,廿廿想要说的话,他都能心领神会。

    在廿廿的劝慰之下,皇帝终于松快下来,这才开了些胃口,能用膳了。

    因京中米粮价贵,故此皇上连酒都免了。廿廿悄然唤过月柳来,悄声嘱咐。

    月柳会意而去,不多时便捧着一个小坛子回来,廿廿亲自去敲开了泥封,清甜的酒香便漫溢了出来。

    皇帝微微挑眉。

    是酒香,却与粮食酒的味道有所不同。更要紧的是,这味道,唤醒了他的记忆去。

    廿廿瞧着皇帝,淘气微笑,“……今年海棠花儿开的时候,我陪婉贵太妃去永寿宫海棠树下酹酒。听婉贵太妃老人家说起,当年皇额娘曾经将每年的海棠果都蜜渍了,埋在树下做成蜜饯果子去。”

    “我听得神往,回头一问,说果子窖里还有些去年的海棠果儿,因受了地气儿,存得好,还挺水灵的。我便想着这样隔年的海棠果若是做蜜果子未必好了,况且我也没有皇额娘那好手艺……我便用了最笨的法儿,直接将它们封了坛子,就试试是否可以酿酒了。”

    皇帝惊喜地指了指眼前的小坛子。

    廿廿含笑点头,“没错儿,就是它。只是我没想到这海棠果酿酒竟不出数儿,或者也许跟隔年了有关系,果子里的汁儿少了吧,故此好些海棠果才就出了这么一小坛。”

    “因为少,故此我也舍不得拿出来。”廿廿淘气地眨眨眼,“便是皇上来,我都轻易没舍得,总想着得寻个特殊的时候儿才给皇上尝呢。原本是想着等今年皇上万寿节那日再拿出来呈进给皇上,给皇上助兴……可是我忽然觉着,择日不如撞日,今儿反倒是合适的日子。”

    “这果子酿的酒,贵在清甜之时,若是放的日子久了,我担心口味倒会浊了,故此若是等到十月的话,怕就没这会子好喝了……”廿廿亲自给皇上倒上一盅,“皇上还是这会子趁着口味正佳,尝尝吧?”

    这是用海棠果酿的酒,并非来自粮食,与皇上想要平抑京中米粮价格的初衷毫无违背;且这酿酒用的海棠果是去年存下的,已然隔年了,此时五月下旬,海棠花都开过了,今年的新一茬的果子眼看着又已经生成了,故此这些去年的海棠果倒可能被糟践了。廿廿拿来酿酒,非但没有靡费,反倒是一种俭省了去。

    更何况,这内里更有孝仪纯皇后当年的记忆。儿子终归是儿子,不管多大年岁,也不管身居何样的高位,譬如九五之尊这样的……可是在回忆起母亲来时,永远都是当年那个小小的孩童,尚且不知人间愁滋味。

    故此在这酒香里,想着额娘,想着从前无忧无虑的模样,才是他最大的纾解之时呀……

    皇帝眼窝有些发酸,忙捉起酒盅来一仰而尽。

    额娘不在了,额娘却其实一直都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重生之军妻凌人重生七零:农门军媳有点甜快穿反派女配A炸了嘘,梁上有王妃!剑神纵横异界我老婆是鬼王校花的贴身狂少腹黑萌宝:亿万爹地要听话

这个宫廷是我的: 703、酒香清甜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只为原作者miss_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iss_苏并收藏这个宫廷是我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