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247.结局篇024三叔回家(含加更)(1/2)

谁能告诉他,现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孩子……叫她妈妈?

所以说,这孩子是……

他的蹂?

心潮澎湃,激动得不敢置信。他提步迈往屋内,看着这一幕,只觉得美好得太不真实。

晕黄的灯光和燃烧的火焰,都那么温暖。

他美丽的小妻子抱着他的孩子,站在光圈之中,整个画面都充满了柔情。

“要不要抱抱他?”

哄完孩子,童惜察觉到他的视线。回过头来,笑看向他,眉眼弯弯,十分迷人。

霍天擎的视线,落向稚嫩的孩子。只一眼,便再挪不开了。

那小家伙一双大眼,因为刚刚被泪水冲刷过,而显得越发的黑亮、剔透、纯真。

他鼓着大眼,新奇的望着他,像是在探寻他是谁。看了一会儿,又扭头询问的看向抱着自己的妈妈,细眉皱着,白白嫩嫩的手指一口塞进嘴里,含得津津有味。

“我可以抱他?”

霍天擎看看孩子,又看看她。

“当然可以。”童惜将孩子放到他摊开的两只手臂间。

他明显是太紧张了,呼吸都绷着,别说双手,就连整个人都是僵硬的。

童惜忍不住笑,眼眶又有些难忍的潮润。

如果当初自己临盆时他在的话,只会比这一刻更小心谨慎,更紧张惶然吧?

虽然他错过了她和小汤圆最重要的一刻,但是,还好……从此之后,他再不会在她和孩子的人生里缺席了……

这样,已经让她很欣慰。

霍天擎才将小汤圆抱在手上,小汤圆“哇”的一下就又哭了。

他不断的扭着身子,要从他臂弯里挣扎出去。霍天擎惊得赶紧把他抱得更紧,小汤圆两条好看的眉都快拧成麻花了,小手小脚又是推,又是揣的,要从他怀里挣出去。

霍天擎不免有些挫败。

探寻的看向童惜,有些懊丧的问:“是不是我脸上的伤,吓到他了?”

“当然不是。”童惜摇头,轻拍了拍他绷得像石头一样硬朗的手臂,“是你太紧张了,抱得他难受。这里,这里,你放松些。对,像这样抱着他就好……”

童惜边教他,边用两手示范着。

他学得相当的认真。

学得也很快。

还真是她说的那样,他换了个姿势,孩子便乖了不少,也不再扯着小嗓子哭了。

“你看,他真不哭了。”霍天擎转头和童惜邀功。

倍感自豪。

好像自己做了一件多了不得的事。是啊,可就不是了不得么?现在,他抱着的可是他和她的孩子……

童惜莞尔一笑,趴在他肩头,逗着孩子,“小汤圆,知道他是谁么?”

小汤圆鼓着大眼瞧着他们。听到妈妈问,圆滚滚的小脑袋点得像小鸡啄米那样。

“那你告诉妈妈,他是谁。”她问。

他眼里满满都是期待。双目变得从未有过的透亮。

孩子嫩嫩的小嘴可爱的嘬了好几下,咯咯一笑:“爷爷。”

“……”

两个大人愣了一瞬,而后,不约而同失笑。

“小傻瓜,这是爸爸。叫‘爸爸’。”

童惜哄着她。

小汤圆就像和他们作对那样,怎么也不肯叫‘爸爸’,一会儿叫爷爷,一会儿叫奶奶的。

童惜无奈得很,哼出一声,手指轻点着孩子的额头,故意板下脸,“你故意淘气啊,平时在家里叫‘爸爸’叫得那么欢畅。再调皮,妈妈可真的要生气了。”

“小心,别戳到他了。”

可是,手指,才碰到孩子的额头,已经被他抓下,拿开。

“别教训他,他还这么小,不懂事。再说,这是我的错……我们还是第一次见。”

p

“……”童惜囧了一下。再看他,他说完她,又低头去逗孩子了。

孩子原本还只是警惕的看着陌生的他,但是,很快,便咧嘴冲他笑得清甜。那一瞬,他也跟着笑了。

童惜这下子反倒觉得自己站在这儿颇多余。

原本还担心这父子俩会相处不好,可是,现在看来,真的完全是自己想多了啊!

他嘴上说男孩子不可爱,可是,现在再看看,哪里像是觉得男孩不可爱的样子?

童惜现在深深忧心,他回去后,家里除了她和柳妈外,又多了一个宠孩子的人,只怕小汤圆真的要被宠坏了。所以,她得改唱黑脸了吧?

可是,好难啊!

她现在深深觉得,为了孩子的教育问题,她大概,很可能要找个机会,等他一切都平稳下来后,和他好好谈谈了。

..................................

夜,渐深。

孩子玩得累了,睡了。就睡在靠最里面的位置。

童惜睡中间,他则睡在最外面。

右臂放平,让她的头枕在他手臂上。另一只手从她纤细的腰间横过去,轻轻抚着孩子细嫩的脸。

只觉得神奇。

又觉得像是漂浮在天堂里做梦那样。

孩子和她很像,又像他。这种奇特的存在,让他心情激荡,始终无法平静。

“霍先生,从进门到现在,你这双眼就没有从小汤圆身上离开过。再这么看下去,小汤圆都要被你看穿了。”

童惜转过身,脸贴在他怀里,忍不住打趣。

他长臂将她拥紧。贪恋的深吸口气,唇眷恋的吻着她的头顶。

心里的那份踏实,是前所未有的。

“对不起……”

他细声呢喃。童惜没有做声,只是将抱在他腰间的双手团得更紧密些。

“我不该错过你和孩子这最重要的两年……”

他是真的很自责。

被子里的大掌,紧紧牵住她的小手。垂目看她,低低的问:“怀他的时候,很艰辛吧?”

虽然是问句,但是,却又是肯定的语气。话里,更多的是心疼和懊悔。

童惜鼻尖酸涩。趴在他怀里,点头,又摇头。

“以前……是真的觉得很辛苦。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一想到这个,每一天都过得非常漫长,又非常痛苦……可是,这两年,其实你过得比我还痛苦千百倍……”

每每想起,就心痛难当。

和他的苦难比起来,自己怀小汤圆浑身水肿又算得了什么?

霍天擎苦笑。

“我庆幸这个时候,你才找到我。这样……在我最狼狈不堪的时候,不用让你看在眼里;我过得暗无\天\日的时候,也不用你陪着我一起痛苦……”

童惜鼻尖隐隐发酸。

抬起头来,佯装不开心的样子看他,“所以,你去医院,宁可要贝贝陪着你去,也不肯让我陪在你身边?”

他一怔。

她知道了他去医院的事?所以……也完全知道他现在眼睛的情况么?

想想,又并不奇怪。恐怕是院长说的。

童惜松开他,扭过身去,打算不理他。他要贝贝陪就算了,瞒着她也算了,可是,居然还要赶走她。

她想着回去带小汤圆过来给他,他倒好,真的也完全没有要回去的意思!

霍天擎长叹口气,将她牢牢的圈到怀里。

“生气了?”他声音很轻。

“……我不该生气么?”童惜委屈的嘟囔:“你根本就没有把我当你的妻子!”

霍天擎埋首在她后脖颈里嗅了嗅。很久,都没有说话,只是贪婪的探寻着她的气息,“童童,我不想太自私……一旦我眼睛看不见,你要怎么办?打算陪着我这个瞎子,过一辈子?”

童惜没有立刻接话。

只是忽然转过身来,微微湿润的眸子,定定的看着他的眼。

神色严肃且认真,“那我问你,如果……我说我不打算陪你过一辈子,我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会愿意,会允许么?”

童惜问完,咬着唇,紧张的看着他。

如果……

嗯,如果他敢说‘他愿意,他允许’,那她……真的再也不要理他!

可是……

代替他回答的,是他的一记疯狂而凶猛的吻!

她整个人被他单臂搂了过去,抱得更紧,像是要扣进他身体里去。

他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下,粗暴得像狂风暴雨。

童惜只觉得浑身虚软,快要融化在他这个吻里。

还未等回过神来,他的唇已经退开。下颔,被他抬起,他深邃的双目沉沉的看着她,眼里全是强势和霸道,“不准!童惜,就算你觉得我过分也好,自私也罢,今天你既然回来了,你就该知道,你已经不能再逃脱!哪怕下半辈子,我真的是废人一个,你也只能是我的妻子!明白么?”

童惜哭了,又笑了。

吸了吸酸酸的鼻子,扬扬小脸,小骄傲的道:“反正……你要再赶我走,我就真的走了。才不管你!”

她说着,重新转过去,用背对着他。唇角,却满满都是笑意。

被他长臂一卷,重新捞回了怀里。

他无法放手,贪恋的,一下一下亲吻她的眼睛,鼻尖,脸庞。而后,又缠绵的落到唇上去……

童惜呼吸紊乱,轻捏了捏他的手臂,“小汤圆就在旁边……”

“乖,好好接吻就好,不会吵到他……”

那一\夜,两个人缠绵的拥吻彼此。吻得浑身滚烫,气息紊乱,唇瓣都肿了,却谁都不愿意先松开谁。

好像,就这样彼此相拥,到天长地久。

懊恼的是……

孩子就在旁边,两个人都不敢有进一步的动作。

..................................

两个人,闹腾得很晚才睡。

一大早,小汤圆就在床上挥舞着小胳膊小腿做运动。霍天擎第二个醒,怕小汤圆踢到他正睡得香甜的妈妈,便将童惜往外抱了一点点。

拿了个小枕头,将她和孩子隔开。

等童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时,床上一大一小竟然都不见了人影。

她不敢怠慢,赶紧出去找人。

一出去,门外的画面,让她愣了愣神,继而……

莞尔一笑。

虽然天气寒凉,可是,心里却说不出的温暖。

他带着孩子在玩。将孩子小心的架在头上,打着圈圈。孩子玩得很开心,笑着,叫着,小手在他头上乱挥舞,偶尔会叫一声‘粑粑’。

他应得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明朗。

这样的画面……

童惜曾经幻想过无数次了,如今,就这样毫无预警的出现,让她欣喜得措手不及。

可是,下一瞬……

另一个意外,更叫她措手不及。

霍天擎的脚步忽的一顿,整个人僵在当场。

而后,他求助的看向童惜,“他……好像尿尿了。”

虽然隔着尿片,但是,热乎乎的感觉,还是传到他脖子上来。他唇角都僵了。

童惜愣了一下神后,差点笑倒。

尤其他手足无措的样子,更是滑稽又可爱。

这副样子的他,真的相当的难见到吧!

实在不忍心折腾他,才赶紧跑过去,将孩子从他脖子上抱下来,还止不住笑,“宝贝,你可真是好样的,敢在你爸头上尿尿的,你可是第一个!”

“幸灾乐祸!”霍天擎又好气

又好笑,矮下脖子来,凑她面前。

她闻了一下,推他,“霍先生,赶紧去洗头发洗澡吧!”

霍天擎边往屋子里走,边回头,“淘气鬼!”

小汤圆浑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还在咯咯的笑,觉得自己相当的棒。

..................................

他洗完澡,一身清爽的出来。这边,童惜在给小汤圆喂牛奶。

霍天擎看着他们,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看什么?”童惜抬头,就看到他正在门口看着她和孩子出神。

霍天擎摇摇头,走进去,大掌摸了摸孩子的头,却是和童惜开口:“童童,我们回去吧!”

童惜一点都不意外。

笑了。

她就知道,要拿下他,是轻而易举的!何况,她现在还有小汤圆这个绝招,她就不信他还能抛妻弃子。

“那我们现在就走!”

她抱着小汤圆起身,“柳妈知道你的下落,都已经要高兴疯了。还有厉泽楷他们,都给我打电话来问过情况。陈秘书,吴助理,庭川……反正大家都等着你回去。”

提起他们,霍天擎面上隐有淡淡的笑容。

摁了摁童惜的肩膀,“先让孩子喝完奶吧,小心些,别呛到了。”

“……也好。”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纸贵金迷大话三界无限爱恋天下布种我的同桌是女鬼全帝国都知道他被退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