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217.217恋恋情深——我愿将身心都交给你(1/2)

“结婚?”夏末失笑,看着童惜,“难道天擎没有和你解释过我和他的关系么?所以,你们现在还没有和好?”

夏末这样说,童惜当下更是一头雾水了。

看着她迷茫不解的样子,夏末感叹霍天擎的低效率。和童惜道:“不如我们坐下来聊聊吧,难得遇见,我也有很多话想和你说。耘”

童惜当然想听听夏末要说什么。颔首,回到25桌坐下。

“想喝点什么么?踝”

童惜问。

夏末摆摆手,拒绝道:“刚刚已经在这儿喝了不少。对了。我刚刚就在26号桌,和老太太一起,你有看到我们?”

童惜颔首,“嗯。”

“那我们说的话,你也都听到了?”

童惜再次点头。

夏末这才恍然大悟的样子,“难怪你会误会我和天擎。”

“误会?”童惜的目光落向她刚刚重新挂到脖子上的那条项链,“很漂亮,很衬夏小姐。”

“是么?我也很喜欢。是我男朋友送我的。”说到这儿的时候,夏末面上挂着幸福和柔情。一眼便看得出来,此刻的她正陷在热恋中。

“那你男朋友是……”

“我新交的男朋友,放心吧,不是你以为的天擎。”夏末打趣一笑,接过童惜的话。

被看穿心思,童惜窘了下。所以,霍天擎买的那条,真的没有送给夏末?

她,误会了?

但是,越发的不明白了。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她觉得自己脑子相当的不够用。

刚刚还在和老太太探讨和霍天擎婚事的人,现在却告诉她,已经有了另外一个男朋友。而且,很明显还在热恋中。

“你和天擎,已经分手了?”

童惜只能想到这么个理由。

“分手?”夏末笑,“我们从未开始过,又何来的分手?”

“?”童惜越发的不明白了。

“我不知道天擎是怎么和你解释的,但是,我从来就不是天擎的女朋友。大概全世界的人,都以为我和他是一对,毕竟,能在他身边出入的女人并不多。我们走得近的时候,他时常都要依赖我才能入睡。所以,所有人误会并不奇怪。好在,你现在终于回来了。”

“……”童惜更不明白了,现下听起来,反倒是更像一对情侣。

看穿她的心思,夏末笑。“童惜,你知道我是做什么职业的么?”

童惜颔首。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很有名的心理咨询师。”

“没错。而我,刚好是天擎的医生——心理医生。我们走得很近,以他的脾性是绝不会昭告全天下,他心理上出了问题的。所以,大家要误会我们的关系,我们也就只好顺水推舟。至于他母亲那儿,我完全只是个挡箭牌而已。天擎曾说,若是没有我,只会出现更多其他女孩,免不了到时候又出现一个唐宛宛。所以,作为朋友,我只好先给他挡一挡。不过,现在我已经有了男朋友,而他也有了你,恐怕,挡箭牌这事也不能再做了。”

童惜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个情况。

而且,心理医生?

她心下狐疑又震惊,“他……怎么会……”

“他怎么会需要心理医生,对么?”

夏末接过童惜没有说完的话。

“事实上当初他找到我的时候,我也百思不得其解。我们算是认识很多年了,他的性格我相当了解,沉稳强势、自信强大。所以,当时我不但很好奇,也很不解——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事能击溃那般强大的他呢?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你。”夏末说到最后,定定的看着童惜。

童惜心底的震惊,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握着小勺子的手,绷得紧紧的。

她始终不敢相信,那样一个看起来强大到坚不可摧的男人,竟然也有脆弱到需要心理医生的一面。

自己到底有多不了解他?

她亦定定的看着夏末,不愿从她嘴里错过任何一个

和他有关的字。

“当初他找到我的时候,他的精神状态非常的差,睡眠质量更差。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偶尔好不容易入睡,也是噩梦连连。最初,我会用物理催眠的方法,逼迫他做短暂的休息。但是,到后来物理催眠的效果对他起的作用并不大。哪怕是睡着的时候,也时常总是叫着你的名字。原本我建议他去找真正的医生,开一些有助睡眠的药物。不过,那些药物的副作用相当大,被他拒绝了。况且,他这样的情况,是心病。药物不过是治标不治本。通常来说,若不是太特殊的情况,我也不会这样建议。你应该多少也听过,因为缺睡眠而猝死的例子,不在少数。当时我比较担心他的身体。”

童惜听得心惊肉跳。

这四年……

原来,他是这样过来的!而她,竟然全然不知!

还在不懂事的误会他,怀疑他!

突然,好讨厌自己!

“再到后来……”夏末继续说着,顿了一下,才道:“我建议他忘了你。你是他痛苦的根源,就好似一根刺,一直长在他心里。可是,你也看到了,他根本忘不了你。哪怕把自己折磨得那般痛苦,你还是那样深刻的印在他心里,一点淡去的痕迹都没有。”

“童惜,你是幸福的——能有一个男人,花了四年的时间,对你一直念念不忘,爱你如初。对于这个男人,我觉得你该做的是珍惜和信任他。我想,他值得你最好的对待。”

“最近这段时间我们也有过沟通,我知道他最近的情况都很良好。我原本以为是你们俩和好了。但是,现在看来其实还有些误会,是么?”

童惜坐在那,听着夏末说话,愧疚自责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自我厌恶的情绪,源源不断的往上涌。

所有的误会,都是她的错!

她在胡思乱想而已!

一想到他的痛苦,童惜便只觉得心脏膨胀得剧痛。那股痛,传遍全身,让她觉得每一个细胞都泛着疼。

现在……

她只想见到他……

和他认真地道歉……

并且,告诉他,她好爱好爱他……

他不曾忘记她的这四年里,她也不曾忘记过他。

每时每刻,分分秒秒,清醒时不敢忘记,睡下时梦里也总是他……

和夏末分开后,从餐厅里出来,童惜站在门口,看着街道上的车水马龙,热闹纷繁,一时间竟是傻傻的又哭又笑。

寒风刮着。

她身上的衣服,因为先前被水淋湿了,现在贴在身上,冷风刮过,更是冷得刺骨。

她缩了缩身子,把自己抱紧。

从包里翻出手机,开机。果不其然,手机里有收到他来的信息。

“童惜,立刻把手机开机!”

即使只是几个简单的字眼,童惜都能清晰的感觉出来其中的凶巴巴。

她不但不觉得生气,反倒是傻傻的笑了。

笑得眼眶泛泪。

怎么办?

她觉得自己好像有自\虐倾向了。明明这么不温柔,她怎么……就还很喜欢呢?

“别惹我生气!给你20分钟的时间回酒店!”又是一条短信。十分钟前发过来的。

紧接着……

“童童,有什么话我们当面说清楚,不准随便闹脾气!”

这一下,他发过来的信息,明显多了几份无奈。

再接着便没再有任何信息了。他从来就不是个死缠烂打的人,三条短信已经是他的极限。

但是,下一瞬,童惜手机的手机,立刻响了起来。

屏幕上闪烁的名字,在她意料之中。

这一次,哪里舍得再闹脾气?立刻抓过手机,贴在耳边。

“……在哪?”那边,他明显的松口气后,才问出这两个字。

听到他的声音,童惜的眼眶一时间更湿润了。

好想

好想立刻就见到他……

冲进他的怀里,让他把自己抱紧;呼吸充斥着他的气息的空气……

似乎,多等待一刻,都变得那么难熬。

望着热闹的城市,只哽咽着道:“我在家里等你。”

家?

霍天擎有片刻的恍惚。还没弄明白小丫头所谓的家是哪里的时候,她便已经将电话挂了。

...........................

这边。

童惜拦了车,直接报了别墅的地址。

她到别墅的车程并不远,一会儿便到了。

“童小姐,回来了?”柳妈看了她一眼,“怎么还没把行李收拾回来呢?”

“我忘了。”童惜笑笑,眼里的水润,早就散去了。探头看了眼别墅里面,“我三叔还没有回来么?”

“先生啊?先生还没呢。”

童惜道,“那我上去等他。”

说着,便直接上楼,进了他的房间。

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她索性挑了件他的衬衫,抱着进了洗手间。

热水从上冲刷下来,整个人舒畅了许多。

站在水柱下,童惜脑海里,夏末说的那些话,变得越发的清晰。

心疼。

愧疚。

剩下的……

便是对他更炙热,更浓烈的爱……

“柳妈,童惜回来了?”正想着的时候,楼下传来动静。

她回神,关上水。

而后,只听到男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

霍天擎很火大。

他觉得这小丫头又是皮痒痒了。居然敢莫名其妙的不听他的电话。

难道,她不知道这样有多叫人担心?

早就习惯了时刻掌握她的行踪。确保她一切都安好!

所以,一会儿若是说不出个理所当然的理由来,他一定饶不了她!

结果,房间的门一推开,她就站在浴室门口。

显然是刚刚洗完澡的缘故,柔软的黑发还没有干,微有些湿润的垂在肩上,勾勒着线条极美的脖颈。

因为热气氤氲,小脸上透着樱花般的粉红。

最最要命的是……

她竟然全身上下就只穿了件他的白色衬衫。

身体半干,衣服几乎全贴在她玲珑有致的身体上,以至于衬衫变成了半透明。

那雪白的娇\躯,更是在纤薄的布料下,若隐若现。

一切,都在散发着最致命的诱\惑。

霍天擎只觉得浑身血气翻涌。

一股热气,从四肢百骸冲刷而来,直涌向某处。

勾人的小东西!

他眯眼,沉步朝她走近一步,“你以为这样引\诱我,我就不会再和你生气?”

童惜缓步朝他走近。

每一步,心跳便快一步。

神经,都绷紧了……

踮起脚尖,双臂软软的揽住他的脖子。

氤氲着雾气的目光迷离而媚惑的看着他,“那这样呢?还要生气么?”

吐气如兰。

气息,馥郁芳香。

娇\躯更是软软的朝他身体靠上去。

天知道,她现在心里有多紧张!

是,不只是他想要自己而已,她亦想要他。

想将自己再次连同身和心都交给他……

他看着她的眼神,几乎要烧起来。却是故意的,绷着俊颜,

挑眉,“就只是这样?”

心下,隐隐,有着期待。

童惜抬头,一下子含住他的唇。

唇瓣和唇瓣相接,那一瞬,热气翻涌,犹如烟花绽放。

两人皆是哼出一声。

童惜紧张得浑身都绷紧了,学着平时他吻自己的那样,吮着他性感的唇。挑\逗的,含住,又松开。

灵巧的舌,探出来,却又不和他纠缠。

只是在他唇上或轻或重的描绘着他好看的唇形。

待他期盼更深的吻时,她的唇却已经从他的唇上退开去,往下,诱\惑的流连到他的脖子,再到锁骨……

留下的一片湿热,叫他几乎要把持不住。

很好!

他的小丫头有些学坏了……

这种撩人的招数,竟是学得如此透彻!

呼吸加重。

火热的大掌一把托住她的臀,握紧了,将柔软娇小的她用力的压向自己。

童惜轻轻‘啊’出一声,只觉得某处正用力抵着自己。

虽然隔着布料,可是,她还是能清晰的感觉到那儿的坚实、硬\挺,呼之欲出。

但是,他并没有立刻掌握主动权。而是任童惜放肆着。

倒要看看这小丫头还能做出什么事来!

童惜是诚心想要取悦他。害羞,却也大胆。

那种愉悦他的心情无法用语言言表达,只想让他开心,似有歉意,又有心疼。

可是,更多的却是在心里汹涌翻腾偏偏又没有其他更好宣泄口的动情。

小手,触上他衬衫上的纽扣。

指尖轻轻拨着扣子。

太不熟练,加上在他灼热的眼神逼视下,手指都有些发抖。解了好几下,第一颗扣子才顺利解开。

羞得全然不敢抬头……

睫毛,抖得像春天里颤抖的蝶翼。

而后……

女孩笨拙而害羞的吻过他全身。

到底,忍无可忍,霍天擎将她一把压倒在身后的大床上。

大掌一挥,急不可耐的剥掉她身上唯一一件遮蔽物。

她迷离着眼躺在他身下,整个身子雪白滑嫰得似剥了壳的鸡蛋。

他托住她的臀,身子强势的撞进她体内。

巨大的冲击力袭来,童惜倒吸口气,难耐的娇\吟出一声,攀住他肩膀的手指当下都泛出粉红来。

四年,身体从未有任何人碰过。现下,忽然之间再容纳他,又变得有些为难。

“痛么?”

他低问。

因为压抑,呼吸粗重。眉心间,都是淋漓的热汗。

童惜摇头,双目对上他含藏着疼惜的眼,眼眶一瞬间就湿润了。

微微抬身,眷恋的将脸埋进他颈窝里去。因为这个动作,身体不自觉的搅得更紧。

他受不了的闷哼出一声,“童童,别惹我,先好好适应……”

“……对不起。”

忽然,闷闷的开口,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霍天擎微怔,探寻的看她一眼。直接翻个身,换她在上,他在下。两个人相连的某处,却是不曾分开。

“为什么说对不起?”

他低低的问,深深的凝着她。今晚的她,本来就很不对劲。

她吸吸鼻子,认真的忏悔,认真的和他道歉,“我不该不信你,不该怀疑你和夏末……”

他眯眼。

原来,今天之所以突然不听他的电话,是和夏末有关?

“小东西,难道我真这么让你信不过?”想想,还是有些受伤。

对于这小东西,他只差没有将心掏出来摆在她面前了。

童惜更是难受。

抱紧他,胡乱的摇头,“我不是不信你,只是,我对自己太没有信心,对时间太没有信心……毕竟,我们分开了四年……所有人都告诉我,你和夏末在一起过,甚至,你母亲和她在谈论你们的婚事,我没法不胡思乱想……我会在意,会嫉妒,会心眼小,容不下第三个人……”

她又呢喃:“对不起……”

霍天擎眯眼。

再忍不住,在她体内放肆驰骋。

怎么办?明明会嫉妒会吃醋又小心眼的女孩子,会让男人觉得厌烦。可是,现在他不但不觉得,反倒觉得这小丫头说不出的可爱。

还有什么比自己爱的人同样在乎自己来得愉悦?

...........................

似是一头被关了许久的雄狮,终于释放。他一次又一次,不知餍足的要着童惜。

凶悍的冲撞,一次次的将童惜带入天堂。

一整个晚上……

男人的呼吸声,交缠着女人的娇\吟在房间里回荡。

明明是冬天,可是,房间里的温度却越升越高。仿佛随时会燃烧一样。

这一\夜,彼此的灵魂跟随着纠缠的身体在翩翩起舞,碰撞出欢愉的火花。

两个人,仿佛要将压抑已久的浓情和思念,全在这一瞬间释放,传递给对方。

翌日,童惜从他胸口上悠悠转醒。动了动身子,竟是浑身酸痛,身子虚软得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所以……

他们这算是纵\欲过度么?

昨晚……好像真的太没有节制了。

他恣意妄为得似乎真的要将这四年缺失的都在一晚上给补齐。什么大胆的姿势都尝试了一遍。

到最后,她是真的撑不住了,他才收手,放了她睡过去。

“醒了?”

还没睁眼,慵懒的男音传入耳里。

像是做梦。

她睁开眼来,绝俊的男人正单手垫在脑后,微微抬头凝着她。经过一\夜,迷人的下颔生出淡淡的一层胡茬,让他看起来越显成熟些。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纸贵金迷大话三界无限爱恋天下布种我的同桌是女鬼全帝国都知道他被退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