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219.219恋恋情深——小癞皮狗,再咬,对你不客气(第二更)(1/2)

说到这,霍天擎再次停顿。明显能感觉到掌心里,她原本柔软的手,都变得僵硬了。

整个人,也绷得笔直。

他握紧了她的手,似是不确定她接下来的反应耘。

又重新调整了下坐姿,才终于重重的将余下的话说出口:“……当时,他扬言要跳下去的时候,我没有拦他,更没有给他任何解决办法。反而……用话激了他。只是,我没想到的是,他真的敢那么跳下去……”

那悲惨的一幕,霍天擎直到现在也是记得的踝。

那时候,霍氏大楼还不如现在这般现代化,更没有这般高耸。

男人的身体,跃出窗口后,接连摔在一层层的空调箱上,‘砰——砰——砰——’接连几声,几乎震耳欲聋。他仿佛能清晰的听到一根根骨头跌得粉碎的声音。

童惜的呼吸亦重了些,小脸上有些苍白。

很久很久,脑海里都是报纸上那张触目惊心的照片。

霍天擎长臂一探,将娇小的她整个人揽进怀里。眼,紧紧闭着。

童惜靠在他身上,很久,都没有说话,亦没有回抱他。

很长一段时间……

两个人就那么安静的呆着。谁都没有率先说话打破这份沉默。

...........................

翌日。

童惜忙完工作,已经是下午三点鈡。

今天,天气略冷。天气预报说很可能会下雪。

她套上大衣,戴了围脖,拦了辆出租车,往荒凉的郊区去。

她安静的坐在后座上,视线一直投射在窗外。过不了半个月就是春节了,整个街道上小巷子里都挂满了中国结,连路灯下都有。

红灿灿的一片,说不出的喜庆。

童惜想,若是现在父母都还健在,她也可以像所有迫不及待要归家的游子那般盼望着和一家团聚;可以给他们买新衣服,陪着一起下厨、包饺子,吃热腾腾的团圆饭。

只可惜……

想到这,童惜眼眶不自觉有些潮润。

不知道过了多久……

出租车停了下来。司机回头和她道:“小姐,已经到了。”

童惜这才抽回神,“麻烦你在路边等我一会儿,我会马上出来。”

早就和司机说好了,来回一趟两百。否则,今晚大概都是拦不到车回城的。

“好。你忙你的吧,我正好抽根烟。”司机说着,熄了火等在一边。

这里是公墓。

位置在郊区,本就荒凉。这会儿扫墓的人很少,童惜仰头看着那一排排墓地,自己独身站在那儿,越发显得清冷。

她进一旁的小店里买了两束菊花,抱在怀里。

一层一层,拾阶而上。

父亲和母亲是葬在一起的。童惜将菊花摆放在碑前,虔诚的鞠了三鞠躬。

没有直起身,反倒是在石碑旁坐了下来。闪烁的目光凝着墓碑上母亲那张黑白照片上。

红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喉间却像是被什么堵塞了一样。

好一会儿,她才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妈,对不起……”

她到底还是食言了。

她想……

她大概是真的很不孝。

违逆了母亲最后的遗愿,这样执拗的和他在一起。此时此刻,母亲若是还活着,恐怕也不会支持她这样的决定。

可是……

怎么办呢?

这个男人,她真的是用生命在爱的!

好不容易重新拥有彼此,她真的……再放不了手了……

所有的仇恨,责怨,都无法抵过心底翻涌的爱……

墓地,很安静。没有人回应她。

唯有,天上飘出一朵朵白雪。

在她小脸上,肩上……

她又想,如果真有那么一个男人,驱走她所有的寒凉,安抚她所有的惊扰,拂去她所有的寂寞孤单,长眠于此的父母,亦多少会觉得欣慰吧?

...........................

后来,两人安静的过着日子。

春节,越来越近。童惜在A市的工作也渐渐接近尾声。

她已经在认真的考虑辞职的事。

夜,深。

她打开电脑,辞职信已经敲了一大半。

霍天擎正在书桌忙文件。

童惜写到一半,停下来,抬头看他。

两个人一个占据着书桌,一个占据着沙发。彼此都没有说话,整个空间里出奇的安静,只能听到两个人轻浅均匀的呼吸声。

可是……

这样的氛围,却是说不出的温暖又温馨。

童惜放下电脑,默默的给他冲了杯热牛奶,端过去,递至他面前。

他抬头。

淡淡一笑,将她抱到腿上坐好。

童惜打了个呵欠,懒懒的靠在他肩上。

“困了?”他低声问。

“……嗯。”她语气慵懒。两手抱着他的脖子,小脸埋在他脖颈间。

他翻着文件,顿了顿,低头看她一眼,“有话要说?”

“我准备辞职了,你们霍氏现在还招人么?”

“你想要进霍氏?”

“嗯。可以么?”

霍天擎想了想,“暂时霍氏还没有要招人的打算,所以,你还乖乖的先工作一阵子,等这边空出来合适你的位置,你再进来。”

现在霍氏足够乱,自是不想她进去操心。

“霍总好公道,看样子,真是一点后门都不能走啊!”她调皮的打趣,歪着头看他,“那我过了春节就回香港咯。”

即使辞职,也还是要去香港交接工作的。

她故意扬声说着,等着看他的反应。

结果……

出乎意料。

他不但没有挽留,反倒是在她唇上亲吻一记后,开口:“到时候,我送你过去。在香港要乖乖的,知道么?”

“……”童惜郁闷了。

什么嘛!

还以为他会挽留自己。可,结果……

原来只有自己舍不得他,他却浑然没有感觉。而且还要亲自把她送过去!

好过分!

掰开他的手,从他腿上滑下。

故意板着脸,故意摆出不愉快、很不愉快的表情。

果不其然,手腕上一热,下一瞬,又被他拉到腿上坐好。

他微微俯首。

鼻尖缠绵的贴上她的。

“这么想留下啊?”

“……才没有!我春节都不过了,明天就走!”童惜气鼓鼓的赌气。

嘴硬。

他笑。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纸贵金迷大话三界无限爱恋天下布种我的同桌是女鬼全帝国都知道他被退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