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201.201霍总是吃醋了(含加更)(1/2)

童惜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在这时候,却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

“我要投诉你们酒店!”

童惜循声看过去,只见一个年轻男人搂着一名年轻女子走到前台来拗。

男人气愤的拍着柜台,脸上还鼻青脸肿的,“你们酒店是怎么回事,不是超级五星酒店么?怎么能放神经病住酒店来!”

服务员有些不明所以,但对方气势凌人,她也不敢得罪,只赔着笑脸道:“不好意思,这位客人,因为我是刚刚来接.班的,还不知道您指的是什么事。是有哪位客人对您进行***扰了么?跖”

“是,昨晚我住3200,3201的男人突然发疯跑来***扰我们。”男人指着面上的伤,“你自己看看吧,这些伤要怎么处理?要么赔钱,要么把我们昨晚的房费给我退了!”

“3201?”童惜听到这四个数字,不由得多看了男人两眼。

“看什么?”对方被她看得不爽,皱眉,不快的低斥。

童惜摇摇头,“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您是不是有什么误会。3201的住客刚好是我的朋……是我的客户……”

她改了口,心尖苦涩。

但,下一瞬又继续道:“按理来说,他是不会和你动手的。”

霍天擎不是那种人。

他脾气阴郁,虽是阴晴不定,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让他动手的。

“误会?你也不看看我脸上鼻青脸肿的,可能是误会么?”男人一听童惜和对方是认识的,矛头一下子就对准了她,受伤的脸凑过去,“你看看,出手这么重,看起来像误会么?”

童惜微微皱眉,被逼得后退一步。

倒还真是下手不轻。一晚上过去,他脸上还青一块紫一块的。

只是,“他为什么要对你动手?”

“谁知道他到底在搞什么!我和我女朋友住3200,他大半夜的跑来敲门坏了我和我女朋友的好事就算了,居然还质问我对我女朋友做了什么!我和我女朋友zuo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他管得着么?”

童惜微怔。

昨晚……他去敲过3200的门?他是以为……她还在那儿么?

“那人把房间开3201,再看他一脸怨念的样子,肯定是来捉\奸的。说不定,昨晚在我们之前住3200的人是他老婆,偷偷来这儿和人偷\情,他跟着过来的。”男人的女朋友揣测。

“……”童惜囧。

这都什么和什么?她和谁偷\情了?不,应该说……她什么时候成为他老婆了?

“两位,我们经理来了。有什么事和我们经理说吧。”前台工作人员的声音,将童惜的思绪切断了。

经理站在一旁,看到他们二人,道:“不好意思,昨晚的事给二位造成了困扰。两位放心,昨晚的房费我们分文不取。霍先生那儿,我也替他再次和两位道歉。”

经理的态度很好,两人也不好意思再纠缠。赔偿金拿到,房费也不用出,自然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退了房,两人拎着行李走了。

童惜怔在那,看着两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回神,转向经理,“经理,我能问一下,霍先生昨晚为什么会和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动手么?”

“你是?”经理打量她。

“啊……我就是昨晚在他们之前先住在3200的客人。”

“原来是你。”经理恍然大悟,不由得多打量了童惜两眼,这才卸下防备,“其实是场误会。霍先生以为房间里住的还是你,去敲门,结果见到一个陌生男人开门,以为对方和你……”

经理说到这,没有再往下,就笑道:“我想,霍先生应该是吃醋了吧。当时太生气,也至于也没有弄清楚情况。”

吃醋?

童惜的心湖,因为经理揣测出来的这两个字,而荡起了一圈圈波痕。

走了神,久久,无法平静。

可是……

转念一想,又冷静了许多。

吃醋,于他来说,还可能么

毕竟……他们已经不是四年前那样的关系……

而且,他已经有了钟爱的女朋友。

苦笑,摇头。

别再自作多情了,只会显得很可笑,也很可悲……

大概,之所以动手,他有他的理由吧!

.............................

A市,晚上。

霍天擎开车回别墅。

“先生,夏小姐已经来了很久了。”

他才一进去,佣人迎上来。

“嗯。”他微微颔首,算是知道了。脱下西服和领带交到手上,绕过门厅,就见到了沙发上坐着的女人。

她气质优雅,干练沉静。

这样的寒冷的冬天,也只穿了件白色衬衫,和一条橘色的过膝群。风衣随手搁在一旁的沙发扶手上。

这会儿,她正低头翻着手里的杂志。长卷的发丝,微微垂下,落在杂志上。

听到动静,缓缓抬头。看到他,浅笑,合上杂志。

“我的礼物呢?”

“忘了。”

夏末倒也没有失落的样子,只是无奈,“早猜到了。”

让他霍天擎给一个女人挑礼物,怎么可能?

“跟我上楼吧,还是进书房谈。”他说着率先往楼上走,夏末起身,踩着高跟鞋跟在身后。

“没有我吩咐,你们谁都不要进书房!”霍天擎转而吩咐所有的佣人。

大家纷纷应着。但其实,早就知道这规矩。

夏小姐一来,谁都不能打扰他们。

“先生和夏小姐其实也蛮配的。”

佣人看着那双背影,交头接耳的议论。

“说起来,两个人也交往几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传出好消息呢!”

“谁说先生和夏小姐在交往?”柳妈插了话,问。

“柳妈,这还看不出来么?年轻男人和女人,又都是单身,这么频繁的走动,不是交往是什么?再说了,之前你有见过先生带其他女人进这间别墅?还有啊,每次他们一来就在书房里,我们还都不能随便进去,那……他们在里面做什么,还用得着说么?”

说到最后,小女佣脸上露出暧昧的神情。

柳妈当然是懂的。

“我看,还远不止这些呢!先生睡眠一直很差,但是我发现了,只要夏小姐来这儿一趟,他就能睡着。有爱人在身边,就是不一样呢!”

小女佣议论着。

柳妈再没有说什么。

这几年,心里是挂记着童小姐。看着他们俩一路走来,一路分开,心里是充满遗憾的。

但是,如今先生若是开始了新生活,倒也是一件好事。

毕竟……

当时童小姐离开的最初那段时间,先生的痛苦和折磨,她都看在了眼里。

就是不知道,没有人照顾,没有依靠,独自一人生活在外的童小姐,现在又如何了。

.............................

许久之后……

书房内。

灯光昏暗。

霍天擎从躺椅上缓缓睁开眼来,良久,神色深沉,叫人难以分辨。

夏末依旧优雅的端坐在他对面,冲他微微一笑,“从刚刚对你的了解来看,你的情绪明显比这四年来要好了许多。能告诉我,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你心里囤积了四年的痛苦一下子轻了这么多么?”

他闭唇不语。

他不是个习惯诉说内心的人。直到现在,依旧是。哪怕是面对自己的心理医生,他依然有所提防。

夏末还记得当时他来找自己时那痛苦到已经无法承受的样子。

p认识他许多年,他是个内心多强大的男人,她比谁都清楚。

可是,这个人竟然找到她,让一个外人来帮着做心里调节和疏导,可想而知,他正承受的是多大的折磨和痛苦。

后来,她才清楚……

这些痛苦,不过是源于——一往情深。

“其实我很清楚,这么长时间,我对你帮助并不大。你心里的结从来没有打开过。所以,我很好奇你忽然的转变。”夏末看住他的眼,“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可是——真正能打开你心结的人回来了?”

提到那个人,霍天擎深沉的目光里,终于有一丝丝光彩。

这才缓缓从躺椅上坐起身,没有出声,只是微微颔首。

夏末心有欣慰。

“这是一件好事。如果她能回到你身边,我想,我这个心理医生也可以光荣退下了。我为你感到高兴。”

“她已经有男朋友了。”他幽幽的开口,说罢,薄唇抿紧。

神色,又恢复了先前那沉郁之态。

看着这样的他,夏末心有感慨。

若非认识这个男人,熟悉这个男人,很难想象,一个看起来那么强大,好似什么都不足以击倒他的男人,在爱情面前,却只是个永远学不会收放自如的学生。

而且……

还是个并不聪明的学生。

“既然如此,你又何不试着放手?每个人治愈伤口的最佳方法,就是忘记。你放过她,才能放过自己。”无论是站在朋友的立场,还是医生的立场上,她给予最直接的建议。

放手?

刚想到这两个字,胸口,便隐隐作痛。他皱着眉,面色冷沉,“你很清楚,若是放得了手,我便不会坐在你面前,任你把我解剖得如此彻底。”

夏末叹口气,“她已经是你心上一根刺,而且,这根刺刺了你四年了。这四年里,你寝食难安,夜不能寐,郁郁寡欢。往后,她能属于你,这根刺会在你心里长成玫瑰,开出花。可是,她若再不属于你,这根刺会刺得你更痛,可能一辈子都再拔不出来。“

他缄默,无话。

这根刺,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不确定。

只是……

他很清楚,无论是花,还是刺,不必等以后,现在,就已经拔不出来了!

“我送你走吧。”霍天擎道:“至于礼物……下次再给你带。”

他起身相送。

夏末冲他笑,“我还能期待么?”

他颔首,“当然。”

“那我能不能多问一句。”夏末提过自己的东西,笑着眯眼看他。

“什么?”

“进门的时候,明明有看到你手上提着的东西,如果没有看错的话是cartier的珠宝——”

“眼神太好可不是一件可爱的事。”霍天擎拉开书房的门。

她笑,“职业毛病。我们关注的总比其他人要多。送给她的?”

“……”他默然不语,算是不置可否。那天,原本是要给夏末挑礼物,可是,在门口遇见她后……就变了……

霍天擎送她到门口。夏末拉开车门,坐进去之前,道:“下次的时间我们再约。虽然我很希望能治愈你,不过,不管怎么样,我更希望治愈你的会是她。”

他依旧沉默,目送夏末离开。

事实上,他,比谁都希望……

也比谁都清楚,能治愈他的,除却那小东西,再不会有其他任何人。找到夏末,不过是病急乱投医而已。

.............................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临近入春,莫晚他们团队再没有任何关于霍天擎的消息跟进。

Susan一个月打好几次电话给吴余森,但结果都不是很愉快。

童惜严格意义上来说不算这个项目的人,所以这个项目对她并没有多少影响。

她仍旧埋头做自

己的事,依然很忙。

但是……

莫名的,心就像在哪一天被自己给弄丢了……

身体里,空荡荡的,连整座香港城都在一瞬间空了一般……

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具没有生命的行尸走肉,在这座空城里漫无目的的游荡着……

没有方向。

也没有目标。

偶尔,会想起那日在酒店,经理说的‘吃醋’的言论。到现在,她更确信,那不过是经理的胡乱揣测罢了。

他们之间,也许从此,再不会有任何交集了。

那一天短暂的相遇,就像一场梦,一个美丽的泡沫。

如今,梦也醒了……

泡沫也碎了……

某日。

“童惜,今天晚上我约了Susan他们几个一起去兰桂坊,你也一起去吧。”

沈源坐在推椅上,直接滑了过来,邀约。

童惜的目光还落在面前的电脑上,只道:“你们不是最近都很忙么?还有空出去潇洒。”

“劳逸结合。你也别忙得太过了,看看你,一天比一天瘦,再这么瘦下去你就只剩下骨头了。”沈源很担心她的状态。

这一个多月,她每天都是早早就来公司,很晚才离开,勤奋得有些不正常。

“现在讲究的不都是骨感美么?”

沈源无奈,“健康最美。扯远了——我们说回晚上的事。”

“你们去玩吧,我还有其他事,就不去了。”童惜婉言拒绝。

因为,往往热闹喧哗后,回到酒店里,等待她的是被更多孤寂吞噬。

那种感觉,糟糕透了。她宁可一直独啃孤单。

“……这样啊!”沈源一脸的惋惜。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勉强童惜,从来也就不是他能做的事。

“不管手头上有多少工作,今晚也抽出时间来,和大家出去放松放松吧。”

就在他纠结着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莫晚的声音***两人的对话中。

童惜诧异的抬头。

莫晚的手,搭在她肩上,“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迷糊。

沈源叹口气,“童惜,今天是你的生日。”

莫晚无语,“你这日子怎么过的?除了工作,你脑子里还有其他事么,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

童惜还有些恍惚。

原来,从明天开始,她就正式迈入23岁,真正脱离了22岁的年华。

时间,过得很快,快到近乎残忍。可是,直到现在,她却还清楚的记得,曾经有一个人和她说过……

——童童,你22岁生日那天,便是我们去民政局登记的那一天。

他那般坚定,那般执着。

——童童,快快长大,别让我等太久……

他那么深情,那么急切。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纸贵金迷大话三界无限爱恋天下布种我的同桌是女鬼全帝国都知道他被退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