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136.136和他在一起,她是情难自禁(3更)(1/2)

童惜端了粥,在床沿边坐下,眯着笑眼看他,“你终于醒来,算不算是一件开心的事?”

霍庭川笑而不语围。

他知道……

她的开心,一部分是因为自己。

可是…羿…

另一部分,却是因为爱情……

她的情绪,她一向藏不住。双眼里闪烁的光芒,毫不掩饰的彰显出一切……

霍庭川亦不知道是该替她开心,还是该替自己悲悯。

他始终不明白,曾经打打闹闹的他们,怎么在短短的时间里,一切就都变了。

“我喂你喝粥。”童惜不知道此刻他心里如何的百转千回,舀了一勺粥,细心吹凉,送到他唇边。

其实,并没有什么胃口。

可是……

她跑了那么远的地方,才买来的粥,霍庭川怎么忍心拒绝?

她小心翼翼的喂着,他便张唇喝下。偶尔,会有粥淌出来沾到他唇角,颊上,童惜会急急忙忙的扯了纸温柔地替他擦干净。

霍庭川贪恋的看着她为自己忙来忙去的身影,心里各种滋味都有。

视线……

忽然停顿在她右手手腕上。

那明晃晃的钻石手链,刺着他的眼。

连带着他的心,都在刺痛。

“惜惜。”霍庭川突然开口,嗓音沙哑。

“嗯?”童惜将粥收起来,“医生说了,你刚醒来,不宜吃太多。所以喝这个量的粥就够了。”

霍庭川却是根本不曾在意这个话题,只是怔忡的道:“你手上的手链是谁送的?”

童惜心里一颤,收拾的动作僵了僵。

其实……

不过是,明知故问。

他们,都懂。

童惜轻吁口气,她想实话实说。既然已经问到了这件事上,她若是再和他撒谎,就太不应该。

“庭川,是这样的……”

童惜斟酌着,该如何开口才能最委婉。

可是,就在此刻……

病房的门,被蓦地敲响。

童惜的话,被打断。她看了庭川一眼,“你等一下,我去开门。可能是芸姨他们过来了。”

刚刚的话题,没有继续。她起身,赶去开门。

可是……

门,拉开。

门外站着的人,让她意外的愣了愣。

不是芸姨。

更不是霍家的其他任何人。

唐宛宛抱着鲜花提着水果篮立在门口,见到童惜还堵在门口,笑了笑,“不欢迎我进去么?”

童惜这才回神,后知后觉的侧身,将唐宛宛让了进去。

“小宛姨,你怎么来了?”

霍庭川动弹不得,只能躺在床上招呼。

“听说你醒了,我自然要过来看看的。”唐宛宛将鲜花放到一旁。“之前你昏睡不醒的时候,我也来过。”

童惜将花自然而然的接了过去,仔细小心的插在花瓶里。

唐宛宛别有深意的目光好整以暇的在童惜身上转着,又落到刚刚才收捡好的粥上,她笑,“倒是没想到童惜这么小还会照顾人的。”

童惜正插花,听到她提起自己,也没接话,就低头摆弄着花。

唐宛宛笑,“也对,庭川是自己的男朋友。这会儿若是还不照顾,那也太不应该。对了,我还听说你们俩过不久要举行婚礼,这是真的吗?”

提起这个,霍庭川面上难得的浮出浅淡的笑意,“这个小宛姨也听说了。”

“当然。你奶奶啊,都已经让人在准备请柬了,想不听说都难。听说,这次要给你们举办世纪大婚礼,到时候所有的媒体会悉数到场,场面肯定热闹。”

/

唐宛宛的话,让童惜不由得拧起眉来。

她咬唇,愣愣的看着花,沉吟。

该不会,奶奶已经在通知媒体了吧?

“庭川,你和惜惜结婚后,可得好好珍惜。你昏迷不醒的这段时间里,我一度还以为,童惜要弃你于不顾呢!”唐宛宛继续说着。

童惜抬头,看向她。

唐宛宛却像是丝毫没有发觉自己话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仍旧笑吟吟的开口:“那天在机场,看到童惜跟着你三叔一起上飞机走了,我还以为,惜惜是和你三叔在谈恋爱,想想也不对啊,童惜不是他侄媳妇么?”

童惜脸色一白。

床上,霍庭川的手拽紧身下的床单,脸色越渐失去血色。

“庭川……”童惜担心的上前一步,查看他的情况。

“庭川,你也先别激动。虽然童惜是和你三叔去了美国,这段时间两个人也走得很近,可是,现在她不是答应和你结婚了么?再说,后来我也才知道,他们俩去美国并不是瞒着霍家的人暗度陈仓,而是去给你找更好的医生……”

唐宛宛继续说着。

霍庭川忽然抽搐得非常厉害,半昏厥了过去。

一旁的心电监护仪忽然猛烈的跳动,‘嘀嘀嘀’跳得让人心里发慌。

“你说够了没有?”童惜忍无可忍,厉斥了唐宛宛一句,抖着手不断的摁着铃,“医生!叫医生过来,叫医生!”

很快的……

医生匆匆进来,领着护士和一群实习生冲进病房。

“医生,病人已经出现心率失常!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实习生扫了眼心电图,紧张的汇报。

“快,赶紧送抢救室!”

医生一声令下,病房里开始忙碌起来。

童惜耳边萦绕着‘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这几个字,只觉得浑身发软,提不起一丝丝的力气。

人,被实习医生推着出去了。

童惜后知后觉,惨白着脸要跟上去。

唐宛宛叫住她,“童惜!”

童惜脚步一顿,似这才想起病房里还有这么一号人存在。

她回身,冷盯着唐宛宛,质问:“你来这儿到底想干什么?庭川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你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刺激他?!”

唐宛宛面上丝毫没有一丝该有的愧疚,反倒是冷笑的盯着童惜,“这话,你有资格质问我么?童惜,你应该好好问问你自己,庭川对你还不够好么,你为什么要伤害他?你到底是多厚的脸皮,多狠的心,才会趁着他昏迷不醒的时候,勾搭上天擎?”

“……”童惜身形一震。

经由唐宛宛提醒,她才后知后觉……

原来……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纸贵金迷大话三界无限爱恋天下布种我的同桌是女鬼全帝国都知道他被退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