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77.077小情侣间的撒娇(1/2)

就说着话的这会儿,童惜余光忽然瞄到那辆熟悉的宾利。唐宛宛就坐在他副驾驶上,车缓慢的开着朝这边过来了。

显然……

霍天擎也看见了她和霍炎之。即使童惜没有和他的目光对上,可是,她也能感觉得到他停在她身上的目光黑沉冷肃,充满警告燔。

是,他曾经严词勒令过她不许和四叔走得太近窠。

童惜记得的。可是,也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思,明知道他不允许,偏偏就想要那么做。看一眼霍天擎,再落向唐宛宛,最终,到底转身坐进了霍炎之的车里。

霍炎之冲那边车里的霍天擎挑了挑眉,颇有挑衅意味。绕到驾驶座,开车走了。

…………

这边,宾利车内,氛围莫名就僵冷得像结了层冰。

霍炎之的车飞快的冲进了人群,霍天擎连一刻犹豫都没有,踩下油门跟了上去。

“天擎,我们不走这边。”唐宛宛脱口而出。他们去吃饭的方向要左转,而如今他跟着霍炎之直走了,这目的还不是非常明显么?

“把安全带系上。”霍天擎置若罔闻,车速加快。

唐宛宛盯着前面那辆车,心有愤愤。早知道如此,就不该让童惜上了那电梯,和他们一起走。现在,根本就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她咬唇,扯了安全带系上。侧目,看着他,想说什么,但是,对着那僵冷的侧颜,终究是欲言又止。

……………………

童惜低着脑袋,坐在副驾驶座上。霍炎之一直在和她说话,问她去哪,她一句都没听得进去。

脑子里乱糟糟的,在想什么自己也不清楚。

正发着呆的时候,只听到‘吱——’一声刺耳的响声猛地传来。还未待她回神,车子猛地一个刹车,她坐在副驾驶座上,整个人被强大的惯性抛出去,虽然系了安全带,但额头还是在前方玻璃上猛砸了下。

晕头转向。

心有余悸的撑直身子,捂住撞红的额头,还来不及问,就见一辆车嚣张猖狂的横摆在了他们车面前。

两辆车之间,怕是仅剩一厘米的距离。若不是霍炎之刹车踩得及时,恐怕就这么撞了上去。

霍炎之也是吓得不轻,面无人色。等恍惚过来,恼得一捶方向盘,脸上的青筋都蹦了出来,低咒:“霍天擎,你他\妈就是个疯子!”

童惜呼吸还没平缓过来,只见前方一抹高大的身影从车上下来了。

冷着脸。

面无表情。

直逼她的方向。

那神情,让童惜有些害怕。

她下意识握紧安全带。

车门,已经被从外拉开。

“下车!”

薄唇掀动,只有两个简单的字。那张脸上,不见一丝怒气,但是震慑力却直钻人心。

童惜红唇嗫喏了下,“我……我就坐四叔的车。”

“我再说一遍,下车!”

童惜咬着唇,坐在那,没动。霍天擎已经弯身下去,‘啪’一声利落的给她把安全带解了。

童惜盯着他的动作,他手背上那突突的青筋彰显着他正隐忍的怒火。

她知道三叔和四叔之间因为是同父异母,所以一直不和,但是不知道怎么就能不和成这样。她不过是坐了四叔的车而已,他何至于这样生气?而且,那么粗暴的将车横过来,简直是不要命的做法。

只要四叔稍微不注意,以他们俩刚刚的速度两辆车说不准真的会撞翻。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一条手臂已经被霍天擎扣住,整个人就被强制性的扯下了车。

“三叔!”她抓着包,略显瘦削的身子被扯得踉跄。

霍炎之已经跟了出来,伸手把童惜的另一只胳膊拽住,和霍天擎作对,“三哥,童惜就想坐我的车,你这是干什么?”

“放手!”霍天擎冷厉的眼神,投在霍炎之的手上。

那目光简直含着火,能把人烧烈

霍炎之自是不放,“怎么?现在童惜连这种自由都没有了?三哥,别忘了,你可是、也只是庭川的叔叔。难不成你真想把童惜占为己有?”

他有意的咬重‘也只是’三字,提醒。

童惜气恼的瞪着霍炎之,他可是才答应自己不再乱说的。

“四叔,你说什么呐?你刚还说不再说我和三叔……”

“闭嘴!”

霍天擎讨厌听她那些急于和自己撇清楚关系的话,两个字就把她的话打断了。

童惜委屈的扁扁嘴,倒也乖了,不敢再乱说。

他稍用力就隔开了霍炎之,另一手一收,把童惜扯进了怀里,护住了她纤细的肩,推着她往他的车上走。

全程冷冰冰的,正眼没瞧过霍炎之。

霍炎之还要跟上来,此时,唐宛宛从车上下来,推了霍炎之一把。

“你干什么?别闹腾了。”声音压得很低。

霍炎之皱着眉,目光还盯着那一双身影,“你就没发现他有多在乎这丫头?他这么不要命的冲上来根本就是在吃醋。”

唐宛宛捏着拳头捶他一下,“我都没气,你气成这样?我看不只他在乎童惜,你也跑不了!”

霍炎之微一震,而后,目光投向她,皱了皱,“说什么胡话?”

“是不是胡话你自己心里清楚。”

唐宛宛懒得再说,踩着高跟鞋跟上去。

霍炎之立在原地,看着霍天擎怀里童惜那瘦小的身影,只觉得心烦意乱起来。

恼火的捶了下车身。

…………

唐宛宛跟上去,本能的要往副驾驶坐。可是,还没上前,霍天擎直接拉开门,将童惜塞了进去。

唐宛宛心一沉。

看了眼霍天擎,只见他眼里,完全只有童惜存在。哪里看得到她?

童惜在副驾驶座上坐下,忽然想起唐宛宛,才觉得不合适。在电梯里已经当了一回电灯泡,当得心里堵得慌,这会儿自己不又是一个活脱脱的电灯泡么?

“宛宛姐,你坐这儿吧。”

说着,要弯身出来。

霍天擎瞪着她,“给我坐回去!”

童惜瑟缩了下,想抗议,张张嘴,又哑口无言。

唐宛宛心里各种滋味翻涌。又是苦涩,又是嫉妒,又是不甘。

她竟然输在一个才18岁的小丫头手里,还能有比这更荒唐的么?

面上却不得不强颜欢笑,拍了拍童惜的肩,“好了,你坐着吧,就别惹你三叔生气了。”

说完,又笑着安抚霍天擎,“你也是,别板着个脸了。要是庭川回来知道你这么对他小未婚妻,真得跟你急。”

有意无意的,加重‘小未婚妻’四字。

霍天擎瞥了她一眼,那眼神叫唐宛宛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弯身亲自替童惜系上了安全带,这才绕到驾驶座去。

一路,窒闷。

童惜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为什么上他的车?”霍天擎忽然问出一句,语气低沉,压着怒火。

童惜将目光瞥向窗外,咬了咬唇,一会儿才回:“为什么不能上?”

虽然是和他唱反调,可是,声调是弱弱的。怕的。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纸贵金迷大话三界无限爱恋天下布种我的同桌是女鬼全帝国都知道他被退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