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62.062不见(1/2)

“你误会霍总了,他从来就不会嫌你烦。”吴余森替BOSS解释,语气稍有些抱不平。

“是什么样我自己心里清楚,你不用替他说了。”童惜心情低落,“如果没事的话,我回去上课了。”

吴余森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也就点了头。童惜便转身回了教室。

翻开书本,埋头做习题。

做完一道,错了。

烦。

做第二道。

又错了。

她将书‘啪’的合上,扔在桌上。

更烦了。

舒染在小卖部买了支冰淇淋舔着回教室,递了一支给她。见她闷闷不乐的样子,道:“被你三叔训了吧?尝一口,消消火。”

她咬了一口。甜的冰淇淋入了她的口,却没任何味道。

只道:“他根本没来,训什么?”

“什么没来?我刚就在楼下碰到他了。誒,你三叔今天可真又帅出了新高度啊!”舒染一副花痴脸。

童惜拧眉,“你真见着他了?”

“这还能有假?你不信自己看去啊,那辆宾利还搁学校停车场停着呐!刚他和我们校长在操场聊天,啧啧,真是把一楼那帮学妹给迷得天花乱坠啊,我差点也看得上不来了。小惜惜,不是我说你,你可真是不惜福,这么一帅大叔陪你住你不珍惜,非得搬学校这破宿舍来受折磨。”

舒染还没叨叨完,童惜把冰淇淋往她手里一塞,起了身。

“喂!去哪,马上上课了!”舒染嚷。

童惜出了教室,站在楼道上,垂首往操场看。

空的。

那里,已经没有了那道熟悉的身影。宾利车的尾巴,正好从人群中消失……

他来了。确实来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纸贵金迷大话三界无限爱恋天下布种我的同桌是女鬼全帝国都知道他被退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