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4809章怕疼怕死(1/1)

下一瞬,这个比试台的阵法开启。

不是他们宗门的人自愿开启的,是秦牧手底下的疯狗夺取了掌控权开启。

霸道的不征求他们意见,因为在他们眼里,整个宗门的人皆是蝼蚁。

而秦牧淡然自若的到了比试台上,像是宗门之中的寻常弟子上台比试一般,真够装模作样的。

秦牧伪装的再好,他手下那般蛮横不做人的做法,大家也不会被他气运之子的光环所迷惑,认为他来是真的为了轻宸师弟好。

“快去通知宗主和长老,商量对策!”

哪怕对上秦牧这样的庞然大物,无异于以卵击石,那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轻宸师弟死。

还没有正式开战,秦牧只是轻轻松松的一挥手让他落在这,已让他受伤了,可见双方实力差距有多大?

慕轻宸问道:“秦牧大人可否跟我妹妹这样战过?”

“她是你妹妹,你也清楚她战斗最喜欢投机取巧,仰仗强大的靠山,想与她公平一战,太难!”

秦牧笑了笑,一副对调皮耍赖的小师妹很无奈的模样。

“那你就是败了,败了之后迁怒于我一个资质平平,实力不强的普通人族。不顾我的意愿,偏要与我一战,可不是神帝亲传弟子能做的出来的。”

秦牧要伪装,他偏要揭开他伪善的面具,敞开天窗说亮话,希望他要点脸。

慕轻宸是高估他了,秦牧是真的不要脸了。

毕竟已经被气疯,而且他浑身上下气运吸引,他今天绝对不会罢手。

“不是迁怒,只是替小师妹关照一下明珠蒙尘的兄长。你明明有那么强的气运,比起半点气运的她更有前途,成为人族的主宰也轻而易举。”

秦牧没有被激怒,有自己一番理论和说辞,顺便挑拨他们兄妹。

多说无益,还是直接战胜他,他迫不及待得到这么强的气运,弥补在神水域受到的创伤。

有了这份气运,解决掉人皇应该也不难,那么人族主宰便会是他。

姬天白没有啃下人族这根硬骨头,他拿下了,师傅肯定会对他另眼相看。

“等等!”祈墨茶见他迫不及待出手,感觉一出手就是秒杀的那种急了。“我乃是南皇祁氏一族,祈墨茶!我拥有三大人族至尊神器之一至尊皇冠,我们实力很菜,平时在宗门比试都是一起上用联合绝技,这次比试能让我们一起上吗?

不然你一招就让我大哥毫无还手之力,也看不出什么吧!”

他的脸色惨白,真的很怕死!可这个时候依旧选择自爆底牌。

大哥一个人对付这家伙,必死无疑。

他也很清楚,他们两个上一样死。

可也做不到什么都不错,眼睁睁的看着大哥被这个卑鄙无耻,装摸做样的家伙干掉。

“哦!原来你是南皇的后裔啊!”秦牧淡笑道。

这家伙是整个宗门之中,除了慕轻宸之外气运最强的。

反正最后这些人的气运都会属于他,都是添头,他倒是没有关注。

自人皇正式登上皇座之后,人族的气运越来越强,对于南皇的后裔自然多了点兴趣。

慕轻宸双眸一沉,“不需要!”

祈墨茶真是要气死了,什么不需要?

你要是在我面前出事,千汐一定会剁了我的。

在她眼里你这个哥哥是个宝,我只能算是根草。

慕轻宸不答应,祈墨茶只能眼巴巴的想秦牧答应。

结果秦牧道:“二打一,那太不公平了!你要是有兴趣,等下我们分出胜负了再战。”

这一刻,祈墨茶简直想骂娘?

公平,这位不会是文盲吧!不知道公平怎么写,是什么意思?

逼迫神皇阶菜鸟跟他一个顶级帝阶战,这就公平了?

“请指教。”多说无益,慕轻宸开口道。

秦牧笑道:“别紧张,我可不会像师妹那样心狠手辣,会手下留情的。”

神力爆涌而出,秦牧是用自己全部的实力。

可没有为了公平,压制自己力量跟慕轻宸一样的境界。

帝阶的力量一出那都是直接碾压,寻常神皇阶那是动弹一下都困难。

慕轻宸额头上冒着细汗,拔出了自己的剑,风元素运转瞬间消失到原地。

慕轻宸的任何进攻,对于秦牧来说犹如轻风细雨一般。

而秦牧的攻击对于慕轻宸来说,却是山崩地裂,恐怖的巨响犹如雷霆一般响彻天地。

慕轻宸的肉身修炼的格外不错,防御神器也屯了不少。

可依旧在这悬殊的力量差距下,整个人都要碎掉了。

众人看着那鲜血洒下,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位秦牧大人,好强。

唯一庆幸的是,伤势看起来很惨很重,可这位秦牧大人没下杀手。

不然三招之内,轻宸师弟必定没命,尸骨无存。

也许,他看在千汐殿下的面子上,从未打算要慕轻宸的命,他们这样侥幸的想着。

不管伤的多重,不管他下手更狠,他都一声不吭,等待下一次进攻的机会。

就算站不起来,也会尽力服药让自己以最快的速度恢复。

看着眼前这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庞,兄妹俩的外表还是有三分相似。

这份坚韧对他的不屈服,让他有一种对上那可恶慕千汐的感觉,秦牧的眼神就更加阴鸷了。

他下手更狠,想狠狠地碾碎这份衿贵,傲骨!

求饶吧!哭着喊着求饶吧!那么这张面孔一定会很有趣。

“秦牧大人,请你住手!”宗主带着人急急忙忙的赶来,想要阻止。

可秦牧那么多手下可不是吃素的,毫不客气的拦住他们。

“秦牧大人的战斗,尔等也敢捣乱?”

“就这么急着被灭宗吗?”

“靠近者,死!”

宗主当机立断,爆发出最强的力量想冲破他们的围攻。

可哪怕攻击再凶猛,也无法冲过去,阻止秦牧。

他只能竭尽全力去阻止,希望能来得及。

已经无法继续战斗了,慕轻宸的呼吸都很虚弱,真是太糟糕了,祈墨茶焦急不已。

什么气运之子,恃强凌弱的无耻之徒。

祈墨茶的怨气很强,秦牧自然注意到了。

“南皇后裔!”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打败人皇后裔,掠夺气运,把整个人族攥在手里。

“你要上来与我一战吗?来吧!东皇后裔慕轻宸已经无力再战了。”他摆了摆手道。

要上来为兄弟报仇吗?他好心成全。

却没想到,祈墨茶后退了一步。

“不了不了!我怕死、又怕疼。”

他见过了坚韧顽强的人皇后裔,第一次见识到了一款怕死的花瓶。“你之前不是说跟你大哥联合绝技很厉害吗?不打算让我见识见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拒嫁豪门:少奶奶要逃婚重生之丧尸时代神游诸天虚海灼灼其华(重生)大魏王侯道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