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作者:对方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修炼系统从超神学院开始的穿越日常斗破之最强主角系统空间之超级农富妻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重生空间之商女擒冷王快穿:改造反派男神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大神至上:我的电竞男友

    严颜一愣,笑道:“到底是甘兴霸啊!看来是颜多虑了!”严忠道:“既然甘家子得了手,不如主公去劫粮草!”严颜点了点头道:“不错!趁着这场雨刚下,赶紧走,若等一会,想走都走不动了!”严忠拍马就去了前阵,队伍立即就转了向……

    “该死!怎么回事?”杨方睁开了眼睛,红色的血丝让整个人看起来面目可憎,一位五斗米教士卒拉开了门布,急道:“敌袭,敌袭!”杨方爆了粗口,慌张的穿着衣服,甚至连其中的一个衣扣都系错了……

    呼呼的风起了,似乎老天没有在意杨方那暴躁的心情,雨水由渐渐的雨滴儿变成雨线,只是看着架势,到有成倾盆大雨的趋势!

    “上天也助我!随我杀!”一声高喝,令杨方倍加恼怒,生来自高自大的他忘记了此时正是在前线而非汉中南郑,挥着长剑就出了大营。一阵风袭来,杨方被吹得睁不开眼睛,细密的雨水让他忍不住想要去擦一擦,但耳边的马蹄声和呼喊声让他倍感心烦……

    “小心……”话还没说完,杨方猛感脖子一痛,随后就失去了知觉,一位男子狂笑着劈刀闪了过去,随后手一挥,整个帐篷倒在雨水之中……甘宁丝毫没有将方才那位男子放在眼中,事实上借着这场大雨,夜袭相当成功,不过胆大心细的他此时就有了收兵的打算……

    正骑马间,甘宁猛然感到一丝警觉,一股从骨子里的战栗猛然提起,回头一喝:“谁在鬼鬼祟祟!”甘宁一愣,之间两位方士站在不远之处,手指正指着自己,一点亮光,随着两人喷出的一口鲜血猛然放大,那股血箭笔直的朝着自己袭来……

    雕虫小技,不知死活!甘宁挥刀一砍,正中血箭,身后井木犴幻象随起,朱红的火色瞬时燃烧了刀锋上的血箭!井木犴,南方朱雀星宿之一,换做西方就是大名鼎鼎的双子座的化身……

    不等甘宁纵马挥刀,手下的部曲早将那两个术法反噬的方士一刀了结,甘刚看着甘宁道:“少主?”甘宁笑道:“区区贼道能奈我何?如今贼道一死,我军士气正盛,且随我再冲杀一番!”甘刚虽然心中有异,不过还是响应少主……

    “杨正,大营不能有失!我走之后,你可死守此处,非我本人,不可开营!”“喏!”杨任看了看杨正,又叹道:“我军兵少,你可派五百弓箭手伏在隐处……”杨正一点头,就听得一阵哄喊声,杨任脸色一变,急道:“速去击鼓!敌袭!”

    杨任话还未落,一名士卒急忙冲了进来道:“敌袭……”杨任冷笑一声,出了营门,手中持着大刀,他可不是那个只知道辈分,仗势欺人的族叔杨方,这半个月被排挤到后营,手中的刀可是饥渴了很久……

    杨任上了马,看了看风向,一调方向,大喝道:“休得惊慌!南郑杨任在此!”这时候就看出将领的差距,随着杨任的喝声、鼓声以及手下的安排,大营之中混乱的程度明显减了不少,渐渐的由奇袭战变成拉锯战……

    严忠看了看严颜低声道:“主公,是不是……”严颜阴着脸道:“还是晚了一刻,便宜了这些米贼!传令下去,徐徐而退,我亲自断后!”严忠点点头,这些人都是自家的家丁,也就是说是私军,死得再多也没什么好处……这就是家天下的悲哀,不过也是当时的潮流,甚至在正史中,孙权的吴国发挥到了彻底,整个军队都是听宣不听调,只知将军不知孙权,所以说很多“将二代”在打天下的一代死了之后,不得善终,主要是孙权为了夺回那些军队而实施的手段……

    杨正道:“要不要追击?”杨任摇了摇头,道:“放箭便是!如今雨大,出去反而失了地利之势……”杨正应了声,所谓的放箭在这场雨中效果估计可以忽略了,不过由于场地关系还能回收,到不至于怜惜军械。说实在的,杨任其实内心中也想追击,不过看到这些士卒的表现,心中不自觉凉了不少……

    平日里的问题自然都藏着,但到了战场,这一切的遮羞布自然是没了,作战毫无章法不说,阵地上极容易崩溃就是个很令人头疼的事儿。所谓看,看的自然不是士卒的交战,那个想看也看不见,真正看得是旗杆,以及营地中设施的损坏,这才能体现出结果,毕竟这个朝代没有望远镜……

    这一夜就这么结束了,趾高气扬的甘宁自然是嚣张无比的休息了,庞羲说了不少好话,但真正到手的奖励是一点都没有,而甘宁似乎也不在乎。张松目送着甘宁离开,随后瞅了瞅四周无人,忍不住开口道:“庞巴郡,这似乎有些……”庞羲哈哈大笑,一点都没有羞惭样子,指了指张松道:“子乔,不用这么拘谨!如今只有我们俩人,坐!”

    庞羲越发喜欢上了这个年轻人,尽管第一印象很坏,因为是主公派来的官员就稍微给他压了些担子,不过庞羲立马就发现这个人很有本事,能给他省不少事儿,更重要的是,他是成都人,不是东洲党,就是论派系也是自己人……

    庞羲笑道:“子乔!你是觉得军中赏罚不明?”张松脸色有些红,这个时候的他也仅仅是个刚出道的新人,脸皮还没历练到后世那个笑骂曹操面不改色那种程度,随后迟疑的点了点头。庞羲低下了声音道:“其实按照他的功劳,少说一个军刘是跑不了的!羲虽有这个权利,不过我却不能给他!”

    庞羲笑了笑道:“羲若是真征辟了那甘家子,这军营可不得吵翻天,再说,张刘可是主公心腹,羲可想找不痛快!”张刘自然是张任,不过张任是刘启亲自发现的贤才,倒是令蜀中人又高看了刘益州几分……

    虽然听起来有些气短,不过张松心中也有些佩服,难怪庞羲被人人称赞,确实有本事,做官能做到这一手,恐怕自己这一辈子是做不到了……庞羲虽然如此说,但心中仍有一个原因他没说,若真征辟了甘宁,就凭他以喜恶杀人这一点,恐怕自己的名声可就毁了……

    张松又一次去了甘宁营寨,这一次是去送酒肉食“犒劳”的,只是此时甘宁的态度却是比上一次好了不少,甚至有些笑眯眯的对着他道:“这一次又劳烦先生了!”张松有些“受宠若惊”的看着他,心中有些奇怪,就听得甘宁道:“宁虽没读过几本书,但也知道些礼仪。上一次宁冷遇了先生,没想到先生依然如此,想来先生度量极佳,不会轻视我等武人……”

    张松一愣,没料得自己还落了个“度量极佳”的评语,要是换了没见刘启之前,自然是早就跳脚大骂了。张松的性格自然没变多少,只不过刘启和他海吹的时候,曾经说过一些怪异的人和古怪的故事,如甘宁这般的,自然就放在“怪人”这一类……

    甘宁好了脸色,张松也不好说什么,其实他的性子和甘宁差不多,瞬间说话也柔和了几分。真说起来,三国时代出名的人士中,这类性子的人其实并不多——甘宁,张松、庞统、法正几个而已……

    严颜有些诧异,因为这俩人竟然能谈到一起,连自己进了屋都没注意到,开口道:“兴霸!张书记你也在!”甘宁点了点头道:“希伯不用如此,子乔是个爽快人!”严颜一愣,随后听的张松笑道:“只不过先前言语中有些误会!”严颜点了点头,这个小过节算是揭过去了。

    甘宁没有在意两者的误会,继续笑道:“子乔先生,继续给宁说说你的游历!长安真的那么好么?”张松摇了摇头道:“说真的,长安好不好松倒没感出什么,不过这一趟游历也仅是交了一个朋友!”

    这句话说起,严颜更是诧异,忍不住的看了他一眼。说真的,走一趟小半个中国仅交了一个朋友,只能说这个人做得太失败了,不过想想张松那破嘴以及难看的容貌,严颜反而惊奇,竟然还有这么一个人!至于甘宁能和他交好,不足为奇,毕竟他本身也是个怪人……

    张松笑道:“河内刘启,为人说话虽然不风趣,但知道的挺多的!”甘宁有些失望道:“听起来,好像不是个什么妙人!”张松笑眯眯的点了点西北道:“启虽然是名族,不过论道法倒是不逊于那些人!甚至那一夜,松可看过启呼风唤雨……”甘宁有了些兴趣,严颜轻声道:“可是五斗米中人?”

    张松摇了摇头道:“真论起来,还是死仇!五斗米的教宗张修可是死于他手!”甘宁吸了口凉气,纵然张修已经“成仙羽化”一年多,但如今从张松口中说起,无异于晴天霹雳,要知道张修这个人甘宁可是见过,不过那还是中平年的时候,那时候的他可是春风得意的十三岁少年郎,看着大神通自然有些兴奋……

    无意中给刘启“封神”的张松料不得此时他的话给了甘宁多么大的震撼,尤其是这一位此时也仅仅是十三岁,就连严颜也吃了一惊,要知道对面那几个方士都是三四十甚至四五十岁的人都有,可是他与他们打仗可没见过呼风唤雨,只不过每一次都用阵法折磨的西川兵痛苦不堪……至于改变天象,五斗米贼那些人貌似只唤风沙眯眼,不顾严颜心中也清楚,那些能人没出过东川,要不然也不会那么轻松。(题外话:卢氏忙着指使着佣人,整个南郑师君府忙得团团转,甚至连天师张鲁都不能幸免,整个张府的中心乃是张富张大少,刚出生的新一代小天师……)

    刘启可不晓得张松给他说尽了好话,此时的他正有些头疼吕布新送来的母犬大黄,好吧这也是个很俗的名字。刘启头疼自然不是头疼“人狗冲突”,事实上比原先想的要好些,这条狗还算是驯服,只不过太敏感了些,稍有风吹草动,就旺旺大叫。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大黄算是认了白奴这个“干亲”,只不过白奴晚上得陪着它睡,而白奴却是只认刘启,意图进屋……

    贾诩可不管这些“肥皂剧”,他见得吉利对这条狗时常狂吠不怎么反感,也就不了了之,再说,狗确实比白奴要好养活,喂些饭也就是了,倒是轻松不少。刘启可不清楚,贾诩虽然有些反对认养白奴,但大黄的到来,心中还是很高兴的,犬者,戒也,至少真有了事情,倒也不至于一无所知……

    “啪!”刘启有些气急败坏的道:“你这不是难为人么?”黄令丞笑着道:“刘北宫可别上火!这一切都得按着章程来!簿本对不上,我们也不好交代!”黄令丞,准确的说是武库令令丞,月底了,徐晃不在,刘启只好亲自上阵去了结这些琐事。徐晃不在,自然是带着那一千多人去了龙首原剿匪,最近帝陵有些不太平,就连董卓都被惊动了。

    说道帝陵,就不得不说比较奇葩的古都长安了,纵观历史,也就是西汉长安城这个首都比较奇葩,奇就奇在这个都城真真的是“皇都”。这个名号自然是实至名归,当初城建的时候,就没考虑过给平民百姓一点空间居住,仅留下几个市集如东市西市之类,至于平民富贾所住的地方,恰恰是以后朝代中的冷地——帝王陵墓,当然是在城外了!所以说,电视剧害死人,无良的编剧不考虑历史,所以西汉都城长安在汉武戏中通常成了后世都市一样的类型……

    黄令丞叹了口气道:“刘北宫,你是第一次来,不晓得其中的门道,别的还好说,但宫中的武器铁甲都是有定数了,你这里、这里……不清不楚的,我也不好办!”刘启一愣,有些傻傻的问道:“清楚就行了么?”黄令丞一呆,随后喃喃道:“刘北宫,我可没多说什么,一切可都是你自己想的……”

    刘启翻了个白眼,这不就是明面上提示要做假账么,当然,说是假账,那也是没办法,当事人徐晃不在,这边催的急,也只得出此下策……刘启心中有些嘀咕,甚至有些不舒服,在他眼中,当官还是走正路比较好,至少良心上过得去,没想到即使到了两千年前,似乎那一套规则还依然适用……

    只是,这做假账也是有学问的,刘启一呆随后就有些抓瞎了,事实上这所谓账簿上的模糊点,他自己就没瞧出来——他也只会看数目能不能对上的初级水平。不要怪刘启无知,这实在是各科有各科的学问,就是黄令丞也是在此道沉溺多年,玩透了这潜规则,又因为上司李傕和刘启交好才好心的提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仙斋鬼话仙帝归来海帝殿下的小美鱼嘘,梁上有王妃!快穿:改造反派男神少帅你老婆又跑了魔尊的重生嫡妃星际涅盘

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 第213章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只为原作者对方离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方离开并收藏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