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作者:对方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修炼系统从超神学院开始的穿越日常斗破之最强主角系统空间之超级农富妻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重生空间之商女擒冷王快穿:改造反派男神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大神至上:我的电竞男友

    刘启走了,李儒令李丙足足的试了三次,尽管有些耗盐,不过这一手仅仅是作为备用,因为加上这一笔盐钱,李儒还得令人盘算盘算到底划不划算,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过小娘子李婉倒是玩的很开心,看着一颗颗种子随着盐分的加入扶起,等到加了水后又沉下去,很是喜人……

    悲剧的曹操并不晓得,因为他身上那个“叛徒”的标签使得远在长安的大佬更关注他,更照顾他……

    刘启看了看日头,皱皱眉,看来明天才能进宫,今天是来不及了。方进后院,远远地就听见一阵笑声传来,辨其方向,便是贾氏的屋子,由于参杂着某中年男子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刘启估摸着贾二少“八成又狠狠地抽了他爹的脸,让他在全家人面前出丑”……

    刘启倒没心思去关注这些,他所想的是这个康孟祥这么“妖”,不会带来什么乱子吧。所谓的乱自然不是和太平道那般来个宗教起义,而是和某些不明人士勾搭,来个乱长安。刘启对于记忆已经很模糊了,他记不清董卓是死在哪年,但依稀是迁都之后。尽管美人计的鲜艳外壳他已经先接收了,化成了虚影,但自打他到了长安后总感到后背有些凉飕飕的,这其实不是什么很好的征兆……

    第六感,或是说神觉,当然在这个世界中,刘启自然是深信不疑,从某方面说,就是上天的预示。得天之助,天人合一而避三灾,靠的就是平时的练气养神……

    “少主?”刘启打了个机灵,看着有些疑惑的田氏,笑了笑,解释道:“想些东西出了神,怎么?”田氏说道:“夫人方才正说到你呢!”刘启疑惑道:“嗯?”田氏道:“明儿有高僧在城西传法,夫人想让主公去求护符,主公黑了脸不去,就借口说让你去!太夫人点了头,就令我去李府和你说声!”

    刘启右眼皮猛跳了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丫的,这劳什子康孟祥咋动不动就和自己“对”起来了!刘启点了点头,说道:“嗯!韩德和胡车儿呢?”田氏笑了笑,说道:“俩人在前院做木工呢!主公不知从哪弄了一张图,好像是个婴儿车……

    刘启一脸黑线,这搞什么啊,能舒适么,二少啊,哥同情你!事实上,刘启是想左了,车确实是做了出来,不过贾二少“入”车的时候自然要大一些,至少那个时候得会翻身……(某中年无良男子望着书库中藏着的一本《公输密录》哈哈大笑,注:公输,即公输般,即鲁班)

    推开了门,空荡荡的屋子整理得干干净净,小娘子当然不在,去看“小太阳了”。刘启心中有些不知名的烦躁,一关门,脱下靴子,在炕上一个翻身便是五心向天,一闭目,“神游方外”,进入了静功状态。

    一呼一吸间,脑海空明,飘飘兮如登天端,外面的声音渐渐地“变大”了起来,蝉鸣声仿佛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而抬高了音量。不仅仅是蝉鸣声,还有飞鸟声、嬉笑声、行走声,声声入耳……

    “啪”门开了,小娘子笑了笑,轻手轻脚的关上门,随后在案几上取出了个杯子倒上茶水,有些嗔怪地瞅了他一眼,活泼的眼神仿佛诉说了无数的心肠……

    “你又调皮了!秀!”刘启睁开了眼,下炕之后,端起了茶杯就是一口牛饮!貂蝉哼了一声,道:“我怎么了?”刘启道:“没怎么!只是……”刘启的话被俏皮少女的眼神活生生的吞了下去,没办法,谁叫少女至今静功寻门不入,连最初的境界都没达成……

    嫉妒是原罪,但最令少女恨得牙痒痒的是,少年的静功说停就停,竟然一点反噬都没有,她可是记得清楚,师傅对她说过,若她不在身边,万万不可一人修炼……貂蝉跟了刘启之后也曾试过,只不过在某男看起来还算是容易的事,在某女面前就是比登天还难……

    貂蝉吐了一口气,随后笑道:“启!秀还是气不过!”刘启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笑道:“气不过就气不过!不就是心么?这有什么?”安慰是这么安慰,但除了修心养性之外,更重要的是精神方面的一些术的修行和破解受到了阻碍,但最严重的就是降低了对天道的领悟。不过说实在的,小娘子如今的媚术凭着天赋已经算是登峰造极,若是静功在入了门,刘启能把持得住那才见鬼……

    第二日,刘启刚用了饭,就被一群人赶出了门,不过光看眼神也是很有意思的,贾氏和太夫人的眼神是热情和迫切,无良男子是“假热情”,无愧于“假”氏之名,至于小娘子则是有些期待,因为昨天刘启哄她说今天给她买燕脂……

    拽着刚休养一天的绝影,告别了那两个有些黑脸鼓捣的两位大汉,刘启悠然的上了路。两位大汉也是憋屈,尽管木匠活这两位也会些,不过是不是有些复杂,最恶心的是,无良男子对某些部件要求的精益求精……

    人越来越多,绝影有些不爽利,刘启摸了摸它的脖子,皱了皱眉毛,就听得一人道:“叔父?是找家父喝酒的?”刘启一回头,笑了笑,说道:“原来是你!我是去求护符!”叶文笑道:“叔父这身本事还求什么符!”刘启下了马,牵着缰绳,笑道:“家里有命不得不从!”叶文一愣,随后悟道:“贾吉利?”

    叶文皱了皱眉毛,道:“不过,叔父!康孟祥大师登坛之时,信众甚多!你这马儿恐怕……”刘启苦笑道:“没料到会是这样!仅是图个脚快!顺便遛马!这一日不动,再好的马儿也废了!”叶文深以为然,他是西凉人,自然晓得养马术,道:“叔父随我来!我这有家店铺!先把马儿放在这里!”

    刘启笑道:“真是有钱人!”叶文神采飞扬,道:“钱是个好东西!”刘启进了店铺,安抚着绝影之后,和伙计谈了几句,就低声对叶文道:“钱虽好,但也得保得住!”叶文点了点头,低声道:“自打父亲受伤后,门面冷清,就知道会有这种情况,虽然父亲已经升了官职,事实上,在长安的店铺已经迁了不少!”

    刘启苦笑道:“你还真信我!这些话都说!”叶文摇头道:“那也得看说话的人是谁!若换了是他,我一个字都不说出口!”刘启一愣,看着在街上远方被叶文指着的那位男子,道:“他是谁?”

    叶文的声音有些冷漠,道:“伏雅!”刘启心思一动,道:“不其侯子孙?”叶文点了点头,道:“正是其二子!”这倒不是刘启历史学识突飞猛进,而是这不其侯他也见过面,只不过双方都看不过眼罢了……

    不其侯伏完,什么,你说没印象?那么刘协正史中的老婆伏后应该有印象了吧,她爹就是伏完!至于封侯的原因自然不是因为尚了长公主刘华,而是袭了祖爵,人家是根正苗红的大司徒伏湛的七世孙!

    至于刘启和伏完看不过眼的原因自然是没文化的**丝和文化人聊不起来,文人先天蔑视**丝的喜闻乐道的故事,当然逆袭没出现……

    刘启虽然看不惯伏完的思维作风,不过对于其人品还算是敬服的,道:“他又怎么?不其侯的话,家风应该是不错的吧!”叶文道:“不其侯,文自然是敬重!他就算了!强抢……”刘启有些目瞪口呆,随着叶文一系列如同机关枪的话说出来,仿佛那人无恶不作,什么恶欺老人,调戏民女云云都是轻的……

    正说间,伏雅骑着马儿趾高气扬的过来,道:“这不是叶文么?啊哈哈!你放心!阿水过得很好,已经怀孕了!”刘启一脸黑线,闹了半天仅是个争风吃醋的故事,不过一想起叶文的年纪也就释然,十几岁的少年在美色方面定然是定力欠缺……

    刘启没理会两人,对叶文道:“我还有事先走了!”叶文道:“嗯……”眼神却死死的盯着伏雅,仿佛叶文手中有把小刀,能将伏雅开膛破肚一万遍……

    伏雅冷笑一声,尤其是刘启对他无视的的目光怀恨在心,道:“我让你走了么!”伏雅的马鞭一举,似乎目标就是对着那个人。刘启一回头,冷笑一声道:“你刚才说什么?就是你父亲不其侯也没资格和我这么说!少年郎!不要以为父亲是个侯,母亲是位公主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伏雅的的脸色有些紫,尤其是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的情况下,本以为心血来潮的欺辱一下对方,却似乎引起了麻烦,要知道伏完的家法可是很严厉的。但众目睽睽之下,伏雅感到脑海一片空白,十六岁的少年郎只记得把马鞭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的一声,马鞭自然是抽个空,刘启身形转动,右手一道半圆,暗有金光浮出,击在了马身上,趁着人群尚未拥挤的太过,几个转折,巧巧的出了场子,混在了人群之中……

    伏雅愣住了,但惨白色的脸刚回过血色时却感到一股跌力传来,身手尚算敏捷的他倒没伤着,但等他起了身,看着倒地的马儿,却不自觉吸了口凉气——一个黑掌印记载马身上,所在的区域仿佛已经糊了,马儿停止了呼吸……

    掌是打在马身上的,若是打在人身上呢……伏雅有些不敢想……

    伏家的家生子赶忙把伏雅扶了起来,有一名还气急败坏的道:“可敢留下姓名?”一阵飘忽的声音,隐隐传来,分不清方位,道:“北宫卫士令刘启……”伏雅的脸色有些白,因为伏完曾经说过,有几位人绝对不能惹,刘启刚好是其中一名。当然刘启之所以凶名在外,并不是借了刘协的势,实在是那诡异的道术而已……

    若不是伏雅再说那句话的时候用马鞭指着他,依着他的心气还不至于如此,事实上,在这个靠着名声混的大汉朝,若是你一时怂了,又不是和刘懿老时那般已经威名远扬的人物(诸葛送女衣),这前途算是毁了。刘启虽然做官欲望不大,但至少得保住一方净土,不受战乱妨害……

    原来的桂宫的一角建成了小广场,准确的说是用来做集市,只不过和东市西市不同的是,这类似于农村的集,中间是有时间间隔的。刘启摇了摇头,叹了一声:“康孟祥真会找地方!”“你这人,怎么说话的呢?对大师如此不敬!”刘启诺诺的含糊几声道了歉,望着这人挤人的人堆有些头疼。

    若换了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定然是踩着人头,成一道青烟抢到前排;若换了师姐张宁,自然是背着******,俯冲轰炸;但到了自己,刘启觉得有些囧,貌似没什么能拿出手的的东西可以度过难关……

    “来了来了……”一声喧闹,整个人群变得有些狂热,甚至周围几股推力传来,让人怀疑,若是有小孩子,会不会因此摔倒而被践踏。

    刘启深吸了一口浊气,两腿犹如金刚水泥一般,闭起了眼睛,只是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中,刘启猛然感到有一处有些异常,似乎带来了一丝光明。光明如破晓的黎明一般,先是一丝,后是一线,最后是整个世界,在天的西北方,赫然是一座金佛,只是看不清面目。

    “阿弥陀佛……”金佛开了口,准确的说是西北方的那人开了口,声音似乎不大,但别有威严,胸中竟然不由得扶起了几丝清凉之意。刘启“哼”了一声,满天光辉化为星辰,无数残片尽为灰灰,轻声叹道:“好一个康孟祥!果然厉害!”

    刘启睁开了眼,朝着西北方看了一眼,果然几位僧人走了过来,只是为首的那位僧人笑眯眯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哼……”感受到周围人的不满,好吧,事实上,当康孟祥喊了佛号之后,所有的人几乎都蹲坐了下去,这片广场仅仅就那么几个人站着。刘启虽然不惧他人那仇恨的目光,但也不想多事,毕竟这些信徒,通常是最没有理智,什么都能干出来的。

    但很快,刘启就感到一丝痛苦,为什么这无良的义父会托自己来的原因了。所谓的求符,自然得等康大师讲完吧,可这些名人通常都是“即兴演讲s级”,尤其是一想到历史上有些名人甚至还“挑灯夜战”,刘启的脸就绿了。刘启不知晓得是,康孟祥因为看到了材质过人的美玉,今儿起了兴头,当真是口吐莲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仙斋鬼话仙帝归来海帝殿下的小美鱼嘘,梁上有王妃!快穿:改造反派男神少帅你老婆又跑了魔尊的重生嫡妃星际涅盘

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 第198章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只为原作者对方离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方离开并收藏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最新章节。